《小丑》上映之後在各地引發了觀影浪潮,多數觀眾對於電影中小丑的心理

狀態討論不休,以為精神疾病的患者必然會導致重大的暴力事件,甚至對於相關

個案抱持著戒慎恐懼的排拒心態。
  
  
(以下有雷,自行迴避)
Joker.jpg
  
  在討論這部史詩級的電影時,我們還是不能忽略整個時代背景的影響。雖然

故事是設定在高譚市,一座虛構的城市,但現實中約略可以直接對應的就是美國

八零年代的紐約市。電影所陳述的邊緣地帶類似於紐約的布朗克斯區(Bronx),

此處失業率高、貧富差距過大、種族歧視嚴重、醫療費高漲導致窮人無法就醫等

等社會問題至今仍未解決,貧窮率28.4%為紐約市全區之冠,接近全區三分之

一人口活在貧窮線之下,比布魯克林區(20.0%)還要慘澹1。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一個精神疾病患者,在失業、貧窮、福利取消、中斷就

醫、停止服藥、家有重症老母等種種不利的條件之下生存,在社會底層不停地掙

扎,找不到人生的出口。一次次的挫折,一次次的失敗,導致了難以收拾的亂局。

如果一般人願意多抱持一些些同理心(而不是在於有跟沒有之間),如老闆不要

不明就裡的亂罵一通、同事不要亂給一把真槍、坐地鐵時不要故意排擠失意的人

等等。或許事情都會出現轉圜,而非只有走上極端暴力一途。


  至於能否從電影的片段判斷小丑到底呈現出何種精神疾病?只能說異常困

難。困難的地方在於,電影所呈現的是外在行為與部分症狀,但是缺少診斷中至

關重要的病史、持續時間(duration)與嚴重程度2。我們知道與鄰居互動、約

會都是不存在的,推測可能有幻聽與妄想,但是這樣頂多只能說有psychosis(精

神病症,通常指稱脫離現實的幻聽、妄想、奇異行為),但並未達到任何正式診

斷。其餘的自戀、反社會、煙不離手、情緒冷漠、突發性暴力、情緒暴起暴落、

殺人後異常平靜、童年曾受虐待、創傷後壓力反應等等異於常人之處,因無詳細

病史資料,並無法驟下任何診斷,只能說是個人特質的極端延伸。


  至於社會大眾至為關心的精神疾病是否會導致重大暴力事件,先前已經為文

討論,可前往參閱(精神疾病並不等同於重大謀殺案;精神疾病並非重大暴力行

為之主要原因。我知道大家一秒鐘都是幾十萬上下,沒時間參閱)。在此簡單截

錄兩文之重點,反覆提醒精神疾病患者並不會比一般人有更多暴力行為:『因心

智異常所導致的謀殺(mentally abnormal homicide,包含導因於精神疾病而無

須負擔刑事責任及精神狀態不適合受審者,以下簡稱MAH)只佔了謀殺案件的3.7

%。也就是說,大約96%的案件都是正常人所為。過去25年來,MAH所佔的比

率很穩定,都在2%至4%之間浮動,並未有顯著變化。MAH發生的比率也與精

神醫療利用率無關,不是服務件數變多,MAH就會下降。若以受害者來看,MAH

的對象主要是家人,大約佔了六成,陌生人受害只佔了百分之9;但一般人謀害

的對象主要是熟人,大約是百分之49。如果真要以統計顯著與否來看的話,一

般人較常殺害熟人與陌生人。』(這個就是傳說中自己抄自己已經發表過的文章

XD)。

  若我們再深入瞭解到底何種精神疾病犯下謀殺案件的比例較高3(見下表),

從文獻中可以知道確實是psychosis,約佔82.5%。但在解讀此表時,需特別小

心。這裡所謂的82.5%,並不是指全體犯罪者中有精神病症的比例,而是指精

神病症佔了因心智異常所導致的謀殺案件的比例。若真要去推算全體犯罪者中有

多少精神病症比例,則是3.1%(3.7%×82.5%)。接續的第二名是確診為思覺

失調症(schizophrenia,舊稱精神分裂症),約佔53.1%;第三名為物質使用

疾患,約佔41%;第四名為人格疾患,約佔17.5%(註)。若再更進一步考慮精

神疾病患者,何時會出現暴力,首要的兩個與治療有關的危險因子是不遵守醫矚

接受心理治療與不遵守醫矚接受藥物治療4。也就是說,當拿掉心理治療的監控

效果與藥物治療的鎮靜能力時,暴力隨即伺機而動。《小丑》的主角亞瑟·佛萊克,

也在社會福利取消後停止心理治療與藥物治療,後續引發更大規模的暴力事件。

此處確實與上述二篇回顧性研究一致,在這裡只能讚嘆電影編劇的精準設定。

MAH.jpg
 

  「對精神疾病患者來說,最慘的就是人們總期望你表現的像沒有得病一樣。」

(The worst part of having a mental illness is people expect you to behave

as if you don't.)這是佛萊克在日記中不經意所吐露出來的心情寫照。世界上

有一半的人,確實不知道另一半的人如何生活。他們背負著這個疾病,默默的活

著,並不祈求雪中送炭,只希望今天不是悲慘的一天。他們只能單純的尋找一個

靜謐的角落,安靜的活著。但現代社會是否可能連最後一個邊緣的角落,也不肯

提供?這部電影並沒有提供終極答案,但無疑是最反諷的寫照。
  
  
註:眼尖的讀者可能會發現,這四項加起來超過100%。但這個表不是這樣解讀
的。這裡結果並沒有寫錯,因為共病的關係,很多個案可能有兩種以上的診斷。
也就是說,精神病症這一組,可能同時又被分入思覺失調症與物質使用疾患中。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1. An Economic Snapshot of the Bronx
2.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ition. (2013). Arlington, VA.,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3. Penney, S. R., Prosser, A., Grimbos, T., Darby, P., & Simpson A. I.
F.(2018). Time trends in homicide and mental illness in Ontario from 1987 to 2012:
examining the effects of mental health service provision. The Canadi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63 (6), 387-394. DOI:10.1177/0706743717737034
4. Witt, K., van Dorn, R., & Fazel, S. (2013). Risk Factors for Violence in
Psychosis: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Regression Analysis of 110 Studies. PLoS ONE,
8(2):e55942. doi:10.1371/journal.pone.0055942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稍有心理衛生概念的人都曉得,過度報導自殺事件會導致模仿效應。媒體鉅

細靡遺的描述自殺歷程,過度戲劇化的呈現自殺故事,都可能造成不良影響。尤

其是知名明星自殺,如張國榮、倪敏然、崔真實等人,更在當地形成一股自殺風

潮。但這些致命性的自殺過程,說來在真實的人生中還是非常罕見的。


  先前最為有名的自殺新聞,是美國演員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於

2014年8月11日過世,此事發生後相關新聞報導了數星期之久。後續的研究顯

示,以時間序列模式的研究方法推估,2014年8月至12月可能會有16849個自

殺事件。但從實際的數據看來,在這段期間內卻發生了18690件,多增加了1841

起,大約增加了9.85%1。此研究證實了過度的媒體報導,與自殺案件有重大關

聯,確實產生了「維特效應」(Werther effect,此名來自德國知名作家歌德的

小說《少年維特的煩惱》,小說主角維特因愛情得不到回應而自殺。此書在十八

世紀歐洲曾引起大流行,人們會模仿書中言行、穿著,甚至仿效其自殺。後世以

「維特效應」用來指稱模仿新聞案件而自殺之情形)。

井之頭公園
  但少數研究顯示,名人自殺並未導致更大規模的自殺潮,如九零年代最為知

名的超脫樂團(Nirvana)的主唱Kurt Cobain自殺一事,曾在青少年族群中引

起了極大的震撼,甚至導致當地的危機處理中心電話暴增。但後續的資料顯示,

事件發生地西雅圖國王郡自殺案件並未暴增2(國家機器動得很厲害?)。


  雖說如此,但從過去的回顧性研究可知新聞媒體強力的報導名人自殺案件,

確實會產生示範作用,也會帶來類似廣告的效果3。媒體深諳激發人類情緒的方

法,過度簡化自殺原因、將事件描述成高潮迭起的故事,都可能帶來不良的影響。

雖然目前的研究著重於傳統傳播方式,如電視與報紙。但新興傳播方式,如網路、

臉書、電影等其他媒介,也可能帶來巨大的影響。


  其實美國疾病管制局很早以前就已經發現自殺相關新聞需要做更多規範4,

並具體建議相關心理健康專業人員與記者關心以下問題:


◎      自殺新聞是否有新聞價值?新聞組織若想報導某案件,能否先諮詢專業人員

應該如何報導,正確的描述與負責任的態度都是應該具備的要素。

◎      「不評論」自殺案件。心理專業人員應避免提供簡短、立即的答案,因為自

殺背後涉及的問題可能非常複雜,決不是短短幾句話就能帶過。

◎      務必明白自殺新聞會導致更多自殺案件的發生,這已經是確定的科學研究。

自殺已經證實會「傳染」,如何有節制、負責任的報導才是首要工作。

◎      官方單位與新聞媒體應仔細思考,自殺事件之中什麼樣的細節應該被報導出

來。所有的報導是基於事實,沒有評論、臆測、戲劇化故事。如果非不得已

一定要報導自殺案件,應以「最小化」的方式呈現。所謂的「最小化」的新

聞呈現方式,該指引舉了一個小例子,非常適合當成範例:

『15歲的小約翰,週五於楓木道死於槍傷。他是瑪莉與約翰的兒子,為城市

高中的二年級學生。約翰先前住於隨意鎮,從10年前搬到這裡。小約翰的葬

禮於週日舉行。如果想要談談關於他的死亡,所有學生都可尋求學校輔導人

員的協助。』



  若新聞媒體真的要報導某個自殺案件,需注意避免犯下以下幾個錯誤4:

◎      不對自殺事件做出簡單的解釋:導致自殺的原因通常都非單一因素,而是有

複雜的心理、社會脈絡。最後的單一事件並非導致自殺的唯一原因,有很多

問題可能被家屬或記者所忽略。在台灣的自殺新聞中,經常被簡化成考試成

績不佳、心情不好、與父母或同學爭吵等等單一因素,但我們都忘記背後可

能有複雜的成因,而不用輕易地做出因果推論。

◎      不需要在電視新聞報導中,反覆、持續過度的報導自殺事件:持續性報導會

導致身處危機的人們過度關注該事件,進而導致自殺行為的「傳染」。若真的

有新聞價值,記者朋友們應找尋其他替代的報導,如上述的「最小化」呈現

方式。

◎      不使用駭人聽聞的報導方式:自殺事件一旦被報導,自然會成為公眾的焦點。

在報導時,不描述過多的細節,也不使用戲劇性手法、圖片、影像。不呈現

出喪禮照片、自殺地點、逐漸消失的個人房間等等。

◎      不報導自殺方法的細節:如果只是簡單說明死因為一氧化碳中毒可能沒有關

係,但是不需要將背後的機制與程序完整的敘說。因為過多細節的描述,只

會引起潛在的自殺者高度的興趣,進而引發自殺行為。

◎      不要呈現「自殺代表某種結束」:自殺行為在情緒困擾的個案中還是較為罕見

的行為。如果報導呈現出自殺是一種手段,可破壞人際關係或反抗父母懲罰。

那麼這種說法就會吸引潛在的自殺者仿效,認為這是一個有效的解決方案。

更簡單的說,就是不要強調用自殺來威脅他人,這並無法解決任何問題。

◎      不要將自殺描述成一種榮耀:在報導自殺事件時,不要過度報導公眾悼詞、

降半旗、建立紀念館等等,若潛在的自殺者感受到這不是哀悼,而是尊重,

可能會導致自殺行為的蔓延。這裡可以舉一個例子,如恐怖份子團體會誇耀

自殺炸彈客,稱其為「殉道者」,過度強調「這是聖戰,阿拉與我們同在」、「行

霹靂手段,顯菩薩心腸」,如此說法自殺行為不會減低,反而可能會感染更多

人投入。

◎      報導焦點不應放在自殺者還是有正面的特質:在採訪的過程中,親友可能因

為被引導或同情自殺者,而過度說明其積極面,如「是勇敢的孩子」、「有光

明的未來」,而忽略孩子悲慘的經驗和經歷的麻煩。如果缺少正視自殺者的問

題,確實有可能吸引潛在自殺者,尤其是那些缺少正向回饋的人們。



  如果用上述的指引來看待台灣媒體的自殺新聞,就會發現還有非常巨大的進

步空間。我們如何將自殺事件的新聞價值降低,最小化其報導,才可能減低自殺

行為的傳染性。

  



參考資料:
1.Fink DS, Santaella-Tenorio J, Keyes KM. Increase in suicides the months
after the death of Robin Williams in the US. PLoS ONE, 2018; 13(2): e0191405.
https://doi.org/10.1371/journal.pone.0191405

2.Jobes DA, Berman AL, O'Carroll PW, Eastgard S, Knickmeyer S. The Kurt
Cobain suicide crisis: perspectives from research, public health, and the
news media. Suicide Life Threat Behav. 1996; 26(3):260–69; discussion 9–71.
pmid:8897665.

3.Sisask M, Varnik A. Media roles in suicide preven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Research and Public Health. 2012; 9:
123–38.

4.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Programs for the prevention of suicide among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and suicide contagion and the reporting of
suicide: Recommendations from a national workshop. MMWR 1994; 43 (No.
RR-6).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Suicidology CDC-AAS Media Guidelines.


--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灣社會每次發生重大謀殺案件,就陷入加害者必然為精神疾病患者的想像。

甚至還有一些政治人物附和必須強力監控精神疾病患者1,以為只要把他們全都

抓去住院,世界就會天下太平。


  但稍有接受過心理病理相關知識的人,必然知道精神疾病患者並不會比一般

人有更多暴力行為。事實上,由精神病患犯下的殺人案很少,少到無法預測。在

2012年,將近一萬名美國人被槍殺身亡。當年最嚴重的案件—新鎮事件(或稱

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發生於美國康乃狄克州新鎮市)—而被槍擊的身亡只佔了

這裡面的26人。從過去的資料已知,只有百分之三到五的暴力舉動是由精神病

患所犯下,而且這些案子多數沒有用到槍,精神疾病並非重大暴力行為之主要原

因。當一個有精神疾病的人真的犯下暴力事件,通常是因為他們陷入與他人的衝

突情境,而不是預先策劃一場 規模屠殺2,3

我們與惡的距離


  我們當然明白一般人簡單素樸的感想,認為外面的壞人瘋子很多,只要將他

們與社會隔絕,暴力案件就不會發生。社會大眾的疑問,歸結起來有以下三個:

1.精神疾病患者與一般人相比,其暴力發生的情況是否較多?

2.精神疾病患者若發生暴力,其對象為何?

3.精神疾病患者,若住院天數增多,是否發生暴力事件就會下降?簡單的說,就

是讓他們都關在醫院就好,是否就不會危害到外面的人?


  以上三個可說是所有鄉民網友們最關切的問題,在各大留言版上留下各種仇

視精神疾病患者的,也約略都是這類的話語。若我們願意冷靜下來想想,找尋一

下最新的研究資料,或許還是有機會扭轉這些根深蒂固的不正確想法。這裡進一

步更新一篇最新的研究4,幫助大家重新思考一下重大暴力事件的本質為何,與

精神疾病患者到底有何關係。


  我找到的這一篇是2018年加拿大團隊的研究,他們將焦點放在加拿大安大

略省,仔細耙梳從1987到2012二十五年來精神病患發生重大暴力事件的發生率

與發生型態。至2012年為止,安大略省成年人總人口約為1069萬人,雖然與台

灣有一小段差距,但不失為參考對象。這個研究說來非常複雜,因為同時要得到

法院與精神衛生系統的資訊,並進一步比對謀殺案件與精神疾病就醫的狀況。
 

1.19872012安大略省殺人犯罪比率。(表為作者重製。資料來源Penny et al, 2018。)

年份

MAH*的數量

全部殺人犯罪的數量

MAH 所佔的比率

安大略省成人總人口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親子旅行是訓練小孩獨立的時刻。許多家長都想趁機讓小孩背背自己的

包包,嘗試看看孩子有沒有辦法自行生活照顧。像我們這次也是讓小孩第一

次在長途旅行上背背包看看。先前在台灣我們已經試過許多次讓小孩自己單

獨背包包,但成功的時候總是少數,小孩一開始興致勃勃,但背到後來多數

時間包包都在大人身上了。

 這次出國旅行,我們還是不死心的讓小孩帶上自己的包包。第一天只是

飛機行程,相較而言平靜許多。第二天龍貓博物館、井之頭公園,也還算單

純。第三天,早上探親、百貨公司,下午橫濱神奇寶貝中心與皮卡丘大量發

生,考驗隨即來臨。當天行程的最後,可能大家都累了,坐上車後,才發現

妹妹身上的背包不見了。雖然當下我們在第二站就下車,但我極力勸說不要

再回去找了,一方面大隊人馬人困馬乏,另一方面可能會剛好遇上巨量的散

場人潮。如果背包裡面的東西不重要,那就當做捐給日本好了(詳情可見:

https://tinyurl.com/y24pv3v5)。

東京都廳
  其實我們在日本掉了東西還有另外兩次。第二次是從小孩的國度離開之

後,先到小姨子家用晚餐。用完餐後離開時,手上提著一個塑膠袋,裡面有

一本我在亞馬遜買的摺紙書,還有一盒請小姨子在日本刻的小孩子印章(據

說可以直接蓋在衣服上,水洗不容易掉)。一開始是先讓妹妹拿,但是後來要

上車了,才轉由太太拿。但是到了旅館,大家都累翻了,洗完澡後全家直接

躺平。隔天一早整理物品時,就遍尋不著。心想不妙,難道又掉了?當下把

房間各個角落翻過一輪,才確定真的不見了。不過我實在想不起來到底什麼

時候掉的,只好去搭車時再問問車站辦公室。車站站員一聽到我們是外國人,

非常有應對經驗,馬上拿出一台IPAD,我講中文後,可直接翻成日文。接著

他講日文,又可直接翻成中文。這樣溝通完全沒問題,也不會英文講半天,

大家都聽不懂。問完的結論當然是,都營地下鐵這邊都沒有紀錄,可能要問

一下JR或東急那邊(在日期間有拜託小姨子再打電話去問問,但是依舊沒

有)。

天空樹的烈空座
  事情通常是這樣的,有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接著就會再發生第三次。好

像要發生過三次,這樣的經驗才會牢牢的刻在心上一樣。第三次是我們回國

當天,太太在海關外先買了東西,也自己拎在手上。但是在海關檢查時,就

發現自己手上拿的東西掉在第二間店的結帳櫃臺下面。當下立刻跟海關人員

說明,海關也很通情達禮,立刻就讓太太抄近路出去。我當下知道不要大隊

人馬再出去,再重新進來一次,先跟兩個小孩去找個地方歇腳、喝飲料才是

正道。好險,這次店員很機靈,發現之後就先放在店裡保管,太太再折回去

也很順利的取回。後來整個班機因為颱風延誤了一個多小時,我們以為要跟

時間賽跑的,也通通回歸靜待心態。


  經過這次經驗,我們學到什麼東西買完就是放入大人背包,雙手就是假

的,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很可靠。旅行後期重要的東西也都由我這邊背著,除

非我人整個不見了,不然背包肯定一定會跟著我走。


  其實我對於掉東西心態上是比較坦然的,有時掉就掉了,它們就像是長

了腳一樣,再追是很難追回來的。後來我也想起了一句話來鼓勵自己:「遺憾

總是有的,但是永不懷疑」(Regrets, yes—no doubts though!)。在旅行的

過程中,難免就是會這個錯過那個也錯過,遺憾總是隨時會發生,但是不需

要因而懷疑自己或懷疑家人。我們只是親子旅行,又不是國是訪問。或許這

樣反思,心態上反而比較健康,心情上也會愉悅許多。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邊走路邊觀察不同的國家的風俗民情,可以知道與台灣的差距在哪裡。
 
當然,你可以說這個與旅行毫無關係,大部分人要的是特別的景點、名店可
 
以有「到此一遊」的感覺。但這樣的觀光行程永遠都會蒙上一層粉紅色的薄
 
紗,看到的永遠只是經過很多潤飾與美化的事物。像前一陣子網路鄉民流傳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於一個神奇寶貝的粉絲而言,一輩子去一次橫濱參與一年一度皮卡丘
 
大量發生是非常合理的,這就跟回教徒一輩子一定要徒步去聖城麥加朝聖是
 
一樣的。每個人心中的信仰、價值觀皆不同,當然互相尊重就好,不需要互
 
相輕蔑。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接觸了一款任天堂eshop上面的遊戲《HUE》,深深覺得遊戲能做到這種

程度已經不是厲害可以形容了,決定為文好好談談這款遊戲精巧在哪裡。


  《HUE》這個遊戲於2016年已經發行在Steam、PS4、Xbox one等平台上,

並且橫掃當年各式遊戲獎項,這對於只有Henry Hoffman與Dan Da Rocha兩人

獨立製作的遊戲是相當不容易的一件事。這個遊戲的主線任務是一個小男孩Hue

追尋母親的歷程。Hue既為小男孩的名字,又是色調的意思,整個遊戲的過程就

是在尋找收集各種顏色,並且運用收集到的顏色,來進行解謎。解謎的過程需要

變換背景顏色來通過各種障礙,如球、牆壁、箱子、氣球、閘門、雷射光等等。

GooStairs.gif
   圖一:遊戲示意圖(圖片來源:https://www.huethegame.com/)。

  
  每一個小關卡都需要先深思熟慮一番,才有可能往前前進一小步。這樣的遊

玩方式,非常仰賴前額葉的計畫能力。你必須先觀察整個關卡的配置,接著思考

走到哪一個位置需要變換什麼顏色。如果顏色變換不恰當,就會被阻擋而無法前

進。有的關卡還牽涉到快速辨色能力,在短時間內需要辨別出這是何種顏色,並

且變換到相同顏色才能順利通關。關卡的分配也相當具有巧思,常常用已經收集

與未收集的顏色,就可以精妙的擋住某些現在不該去的地方。這個遊戲非常注重

細節,即使是色盲與辨色異常的人,也可以照常玩樂。他們非常貼心的考慮辨色

困難的人,如果真的有問題,可以選擇輔助版本,就可以在外加的符號協助之下

完成這個遊戲。這種細心的考慮,個人覺得已經達到神級的地步了。
  
Screenshot_Hue_Colourblind_1.jpg
  圖二:有的關卡還牽涉到快速辨色能力,在短時間內需要辨別出這是何種顏色,

並且變換到相同顏色才能順利通關(圖片來源:https://www.huethegame.com/)。

  
  除了運用顏色當成遊戲設計的巧思之外,這個遊戲還牽涉到一個更為基礎的

知覺心理學的問題:我們人類到底是如何辨識顏色的?我們所感知(Sensation)

的顏色,真的是外界所呈現出來的顏色?如果外面的背景顏色是紅色,紅色的物

品我們是否自然而然就看不見了?我們對於顏色的覺知(Perception),其實取

決於大腦的解釋,如果我們的大腦不是這樣設計的,那我們可能會像某些昆蟲一

樣,只能看到某種顏色(或者更精確的說,某種波長)。另外,此遊戲收集顏色

的順序,也幾乎依照嬰兒偏好顏色的順序。三個月大嬰兒喜歡的顏色偏好依序為

藍、紫、紅、黃、綠1,而該遊戲則依序收集到淺藍、紫、橘、粉紅、紅、深藍、

黃、綠。這樣細微的設計,不得不令人擊節嘆賞一番。


  這個遊戲不只是單純的玩遊戲而已,還進一步引導我們思考,顏色的除了物

理上的本質之外,還與心理學息息相關。我們的日常生活,是活在我們的覺知下,

才能產生意義。這是知覺心理學上亙古不變的難題。這個遊戲帶來了一股契機,

不只是能從遊戲中帶來樂趣,也從遊戲中帶來科學議題,引領我們在遊戲細節之

上,找尋更多心理科學的證據。
  
  
(本文非業配,並無接受廠商任何好處。這款遊戲定價美金9.99,我看他們也不

想業配吧!)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1.      Zemach I, Chang S, Teller DY. Infant color vision: prediction of infants'
spontaneous color preferences. Vision Research. 2007; 47(10):1368-81. Epub
2006 Nov 21. DOI:10.1016/j.visres.2006.09.024
2.      https://www.huethegame.com/
3.      https://www.nintendo.com/games/detail/hue-switch/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先前心理史學偵探系列談過知名心理學家華生(John Broadus Watson)及其

實驗對象小艾伯特的故事(漏掉的人不要緊,請自己往前補課:

華生的百年奇案追尋小艾伯特(上)追尋小艾伯特(下))。


  在查看這些論文的過程中,我發現了另一個更為驚人的故事。就是華生學術

生涯的最後一站: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哲學與心理學系,他的前一任心理學教授鮑

德溫(James Mark Baldwin,圖一)也是以辭職告終。也就是說,約翰霍普金斯

大學哲學與心理學系連續兩個教授級人物,都不是任滿退休的,而是因為不名譽

事件而被迫離職(如果是網紅來評論,大概又會說是某種陰謀論、煞著或是風水

不好之類的)。


  對於非心理系的學生而言,鮑德溫的名氣或許沒有華生那麼如雷貫耳。略懂

心理學的人都知道,行為學派的開山祖師是華生,就是他做了小艾伯特的實驗,

才確立了古典制約用在人身上也行。但是鮑德溫在科學上的成就也不遑多讓,他

所做的研究影響了心理學、哲學、教育學、社會學、生物學、物理學、數學等領

域。不只如此,他對整個心理學界也是舉足輕重的關鍵人物,影響了Pierre Janet

(法國心理學家,與William James和Wilhelm Wundt並列為心理學的創始人之

一)、Jean Piaget(皮亞傑,瑞士知名發展心理學家,建構認知發展理論)、Lev

Semyonovich Vygotsky(俄國知名發展心理學家)等心理學者,整個歐洲會開展

現代化的發展心理學,其奠基者就是鮑德溫。認真說來沒有鮑德溫,歐洲就沒有

心理學。那到底鮑德溫在中年時期為何必須被迫離開?背後發生了一個耐人尋味

的故事1(這一篇就當成是華生前傳好了,寫文章還能像好萊塢這般拍片,也算

是值了。這一系列心理史學偵探的文章看起來應該登在故事網站上,而不是泛科

學,不過沒關係,大家當作跑錯棚好了)。

  
James Mark Baldwin.png
  圖一:鮑德溫先生(圖片來源:Wozniak & Santiago-Blay, 2013)。

  

  1908年6月9日的晚上,鮑德溫吃完晚飯,閒來沒事出外走走,因為好奇

心驅使,他去逛了當地的窯子(圖二、圖三)。但好死不死,他才剛進去店裡沒

多久,警察就去臨檢了,連同老闆楊小姐(Sadonia Young)、賣春者瓊斯小姐

(Annie Jones,未滿18歲的黑人女孩)一起被抓去警察局。一開始鮑德溫是謊

報假名(James Manson Brown,這個假名跟真名很像,開頭都是一樣的J.B.M.,

只能說人在情急之下,下意識的反應還是多多少少透露出自己真實的身份),直

到移送給當地的泰森法官(Alva H. Tyson),才知道鮑德溫的真實身份。鮑德溫

向法官說明,他只是偶然在那裡出現的,什麼事都還沒做。基於法官的職責,撤

除了鮑德溫的起訴。


  但老闆楊小姐就沒這麼好運了。她被控經營非法場所,最終罰款了500美元,

且需坐牢一年。雇用未成年女子從事賣淫一事,則因為逮捕他們的警官休假,未

能出庭作證,而撤銷了這個部分的控訴。

  
  
  路徑圖.png
  圖二:鮑德溫先生當天可能的散步路線,紅線為筆者添加,若按照現在的

google map推算起來,大約400英尺(約120公尺)。從地圖上看來,泰森巷確

實是一條暗巷(圖片來源:Wozniak & Santiago-Blay, 2013)。
  

  大家看到這邊,一定會有一個共同的疑問,就是一個城市那麼多賣春的地方,

怎麼那麼剛好,警察為何偏偏臨檢這裡?這個問題說來有點複雜黑暗,在20世

紀初,警察或多或少都是有收保護費的,而且警察內部也為了收保護費而有紛爭

(每個地方都有五億探長雷洛,美國當然沒有例外)。老闆為了特種行業生存,

當然也會繳點費用以求安心。但問題在於保護費繳得不平均,老闆優先孝敬的是

該地區兩個主責警官,每週分別繳出三塊美金與兩塊美金。但非轄區的警官也想

要收錢,老闆就只能給出1.5塊美金。但收到比較少錢的警官,想當然爾會想找

麻煩,以取得更多利益。因此這次來臨檢窯子的警官,就是少拿50美分,故意

來找砸的!鮑德溫的一生,就是因為這50美分,而有了巨大的變化,也改變了

整個心理學界(如果真要換算一下幣值,考慮通貨膨脹之後,1908年的1美元

相當於2018年的27.29美元2。如果再換成新台幣,50美分折合台幣約425元。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文錢逼死英雄好漢?)

  

  Centre Street與 Park Ave的交叉口

  圖三:事發地附近。這裡是Centre Street與 Park Ave的交叉口,距離鮑

德溫的家只有0.1英里(約為161公尺)。2004年,我也曾經在巴爾地摩市閒晃,

這是當時隨手拍下的街景,沒想到距離事發地這麼近(我絕對沒有去不正當場

所)。

  

  接著我們把時間往後撥快一些,回到事發當時。鮑德溫雖然躲過了牢獄之災,

但當天被押回警察局時,被當地眼尖的記者認出真實身份。該位記者名叫里格斯

(Lawrason Riggs),任職於巴爾地摩新聞(Baltimore News)。因為他與鮑德溫

都是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的,只是里格斯是高一屆的學長。隔幾天,消息雖然見報

了,但報導中只用假名描述鮑德溫先生,里格斯並未將事實報導出來(這告訴我

們事實就是事實,現在不報,不代表以後不會出事。之後該小道消息在記者圈流

傳,直到後來輿論沸騰才正式公開)。


  隔天(1908年6月10日),負責審理該案件的泰森法官直接拜訪了鮑德溫,

確認他沒有犯法也沒有不道德行為,但給予他私人忠告(唔,法官這個行動是很

特別的,現在應該沒有法官會直接拜訪當事人)。鮑德溫接納這樣提醒,在6

月13日立刻動身前往紐約,並且等待船隻前去英國。在6月21日就來到了英國

的南安普頓(世界上的權貴人士的反應都是類似的,一百年前就知道出事要先離

開避避風頭,一百年後手法依舊沒有翻新)。


  雖說如此,鮑德溫並未真的躲過此次災難。1908年9月中,鮑德溫回到約

翰霍普金斯大學繼續他的教學工作。也在此時,系上邀請了新同事華生前來任教。

這是他們命運交錯的時間點,他們才剛打了聲招呼,七個月之後,鮑德溫先生即

從這裡離職(歷史是何等諷刺的,10年之後,華生也因為離婚事件而被迫離職。

詳情請見:華生的百年奇案)。


  鮑德溫辭職的導火線,是因為上述的案子被送到最高法院審理。巴爾地摩市

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為哈倫法官(Henry David Harlan),他對所有刑事法庭的

案件負有監督責任。他的另外一個身份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董事會成員(看到

這裡就會知道命運的紅綠燈彼時亮起了紅燈)。案子雖然是另一個法官審理的,

但是他有聽到傳言,有一個「霍普金斯男士」曾經被捕。為何會聽到這個傳言,

我們無法確切的知道。可能是來自於記者朋友,也可能是來自審理的法官,或是

閱覽了相關的官司文件。不管如何,哈倫法官在1909年1月份已經得知鮑德溫

涉入此事。


  接著,好景不常,屋漏偏逢連夜雨。1909年2月,巴爾地摩市的教育局長

因故請辭,市長需要找人來遞補相關職位。市長徵詢多個人選,也將鮑德溫列入

考量。但市長評估一個人是否適任,當然也會調查一下此人的背景。這時傳聞流

進了市長耳裡,鮑德溫去年曾因去過窯子而被逮捕,這樣的人不適合當教育主管

首長。但市長辦公室不是直接否決該提名,而是私下要求鮑德溫,希望他對外表

達,是因為顧慮自己的情況,而婉拒出任該職位(這是官場現行記,古今中外都

流行同樣手法。不是市長拒絕你,是你自己不幹的。千錯萬錯都是你自己的錯,

跟市長沒關係)。



  此一峰迴路轉的聘任事件,當然會牽動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董事會的敏感神經。

不要忘了,哈倫法官也是董事會成員,他也知悉這一切。校方只是想避免醜聞進

一步擴大,不想知道事實到底為何。鮑德溫被叫到董事會議上說明,並當場被建

議以健康因素先修養一陣子,接著就必須辭職。鮑德溫知道這一切已無可挽回,

在1909年3月11日,以自己因長期授課導致喉嚨巨大負擔需要休息為由,向校

長提出了休假申請,並前往墨西哥。抵達墨西哥沒多久,校長就明示他必須提出

辭呈。四月中旬,鮑德溫只好被迫提出辭職信,但上面未載明日期。6月7日,

董事會開會決議接受此辭職。但遲至七月中旬,鮑德溫的同事及學生才得知此事;

九月中旬,鮑德溫離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新聞才正式在報紙上揭露。至此之後,

鮑德溫將自己的學術、家庭重心整個移往法國巴黎,並在那裡繼續從事心理學相

關研究。


  因為好奇心驅使,鮑德溫先生開啟了高潮迭起的人生故事。我們很難說在蒙

魅、無知、無聊之下,會做出什麼不得體的事,甚至可能犯下大錯。這件事情告

訴我們,即使發生無法避免的錯誤,我們還是可以回歸正途,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誰知道我們哪天會改寫了哪一部歷史?

  

  
  
參考資料:
1.Wozniak, R.H., & Santiago-Blay, J.A.(2013). Trouble at Tyson Alley: James
Mark Baldwin's arrest in a Baltimore bordello. History of Psychology,
16(4):227-48. doi: 10.1037/a0033575. Epub 2013 Aug 5.

2. 通貨膨脹換算是參考下列網址算出來的:
http://www.in2013dollars.com/1908-dollars-in-2018?amount=1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學新鮮人通常是戀愛解禁的時刻,但如何抉擇愛情,是許多莘莘學子一生

的困惑。許多人喜歡對他人的感情做出評論,但似乎沒有人使用科學或心理學的

方法來討論。這個問題在歐美地區一樣很常見,高中生情侶上大學後分隔兩地,

第一次回家過感恩節假期,之後往往就會分手,俗稱為「火雞分手」(Turkey drop,

如果你很好奇拿這個辭去Google,你會發現很多有趣的事)。若將這件事情說的

更科學一點,我們可能要換個說法:如果我們遵守連續單偶制(指一人有許多配

偶,但每次只有一個),那要跟多少人在一起過,才能知道誰最適合你?


  此一困境在數學心理學(Mathematical psychology)上已經研究多年。數

學心理學屬於認知心理學的次領域,是使用數學模型來討論心理學所遭遇的各種

問題。如何在最佳時機作決定,稱為「最佳停止點」(或稱「最佳停止問題」,Optimal

Stopping)1。「最佳停止點」可以應用的方向很廣,舉凡需要做抉擇的事情,都

可以用此方法來思考,小到午餐要吃什麼、找停車位、找旅館,大到面試新人、

租房子、買賣房子、決定人生伴侶等等。這個問題已經有了最佳的解答,就是

37﹪法則。什麼意思?就是將願意花掉的總時間乘以37﹪,就是最佳決定的時

刻。舉一個簡單例子,如果你想要在兩個月之內租到房子,那個房子是最佳房子

的最佳機率。那就把60天乘以37﹪,也就是22天。也就是花了22天之後,你

就要出手了,只要找到比你先前看過的房子更令人心動的房子,就立刻動手,不

要猶豫,這就是最佳決定的時間點,因為你花再多時間也不可能找到更好的了。


  為什麼是37﹪,而不是其他數字,這是一個嚴謹數學的問題。「最佳停止點」

源自一個古老的起點稱為「秘書問題(secretary problem)」:我們希望花最少

的時間,找到最佳的人選。最佳的解決方案,是設定一段思考時間,在這段時間

中,先不錄取。但過了這段時間,只要看到比思考階段更好的人選時,就馬上錄

取。如果我們逐一將面試的幾人之後,就做出決定,依序可得到表一。面試兩人

時,不論錄取誰,成功率都是1/2(兩人各有一半的機率是最佳人選)。如果有

三人應徵,情況變得較為複雜。在面試第一人,先按兵不動。面試第二人時,若

我們知道他比第一位好,就先錄取;若比第一位差,就不錄取。如此找到最佳人

選的機率,跟應徵兩人時是一樣的,也是1/2(註)。當可選擇的人數越來越多

時,做決定的界線就是37﹪。採用這個策略,找到最佳人選的機率也趨近37﹪。

沒錯,世界上並不存在最完美的策略,就算是我們覺得這是最好的方法了,其失

敗率仍有63﹪。但採取這樣的方法,主要是取決於大多數的情況下,我們都無

法找到最佳人選,但最佳停止策略,卻幫我們節省最多的時間。

 

表:面試的幾人後,就下決定最好。圖/泛科學重製,參考自《決斷的演算》,頁26。.jpg

 

 表:面試的幾人後,就下決定最好(取自《決斷的演算》,頁26)。
  
  
  回到決定人生伴侶這件事也是雷同的。37﹪法則不只用在應徵人數,也可用

在尋找時間。假設從18歲開始,我們就汲汲營營於尋找另一半,至45歲左右為

止。那依據最簡單的減法與乘法(〔(45-18)+1〕×37﹪=10.36),那決定終身伴

侶的時間點,就是落在28至29歲之間。如果那時你已經有合適的伴侶,那就可

以考慮結婚了,因為以後也找不到更好的了。(假設啦,我知道真實的情況是像

圖一這樣,她們只會拒絕而已XD)。如此之結果,就是對於大一新生伴侶,最好

的解答。他們根本不用在十八歲就做人生最後的決定,最佳最合適的時間點根本

還沒到。如果遇到惱人的三姑六婆,我們可以拿出數學慢慢算給他(她)們聽,

以他(她)們對於數學的耐受力,肯定三分鐘後就放你一馬了。(因為根據37﹪

法則,他們對於困難數學的問題最多只能聽十分鐘,他們能撐三分鐘,已經是最

佳策略了)。

DSC_0054.JPG  

  圖:取自《心理學派不上用場》。

  

  其實這個解決方法十分好用,很多時刻時我們常常不知如何做決定,包括買

東西、找車位、訂機票、訂旅館等等,難以抉擇的當下無時無刻的困擾著我們。

這時候,想想人生並不存在CP值最高的,而是「最佳停止點」,才是最完美的策

略,想必對於困境也就能慢慢釋懷了。

  

  

  註:因為三位應徵者,若依其優秀程度,有六種排列方式:1-2-3、1-3-2、

2-1-3、2-3-1、3-1-2、3-2-1。若依上面所述,面試第一人先不動。接著只要有

更好的人選就錄取,這樣成功錄取最優秀的排列為2-1-3、2-3-1、3-1-2,佔全

體一半。若是另外三種排列方式1-2-3、1-3-2、3-2-1,一樣有一半的機率錯過

最佳人選。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1.甘錫安(譯)(2017)。決斷的演算:預測、分析與好決定的11堂邏輯課(Brain
Christian & Tom Griffiths)。新北:遠足文化。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台灣媒體突然又關心起兒虐相關事件,報導又特別著重於虐待細節,

企圖引發社會大眾更尖銳的情緒,並引起後續堵人、圍毆等私刑正義的情況,

民眾舉著「神不敢做的事情,由我替天行道」的大旗,執行各種失序的報復

行為。如果整個社會只停留在一報還一報的「果報論」層次,遇此相關案件

一律嚴懲及加重刑罰(甚至極端的主張唯一死刑),而非思考背後為何會形成

此事之成因,並著手加以改善。恐怕未來類似的事件還是會一再發生。

  
(以下有雷,請自行迴避)

《心理學家?成海朔的挑戰:少女為何必須失憶》-1  


  由於此事,讓我想到2014年的一部日劇《心理學家?成海朔的挑戰:少

女為何必須失憶》。此劇就是在講述一個驚人的新聞事件:警察在調查連續縱

火案的過程中,逮捕了嫌疑人八神圭佑。在搜索相對人住家的過程中,發現

了一間密室,密室中有一個被反鎖的七歲小女孩菜央。此一發現讓警察大為

震驚,以為背後存在著什麼不可告人的重大案件。但將兩人帶回調查後,兩

人怎麼樣也不肯說到底發生了何事(如果以台灣的媒體習慣,有大叔又有羅

莉,肯定暴動了。以為這個大叔做了多少虐待的幼女的故事,群眾可能一下

子就被搧風點火,接著警局就會又被包圍了…)。因為案情一直糾結,沒有任

何進展。警方只好拜託心理學家成海朔介入,看能不能與小女孩接觸,進而

鬆懈其心防。


  如果繼續看下去,就發現事情不是我們所想得這麼簡單,其實嫌疑人並

不是壞人,真的虐待小女孩的是父親與母親。父親會暴力毆打小孩,母親的

情況則更為複雜嚴重。母親會先弄壞父親的東西,之後又嫁禍給小孩。在父

親處罰小孩時,又出來假裝自己是好母親的角色。母親為何會這樣做?主要

是因為母親沈迷於社群軟體的按讚數,只要自己寫出這些事,並裝出一個賢

妻良母的樣子,追蹤數和按讚數就會增加。這個心理生病的母親,甚至會先

讓小孩受傷,再假裝自己非常認真的在照顧小孩。之後又上傳照片博取同情

這裡沒有指涉先前的新聞事件,這真的是此劇的情節)。如果一般民眾只得

到片面資訊,就大量、快速地呈現各種情緒反應,認為一定要嚴懲嫌疑人。

在這裡可能會完完全全搞錯方向,而讓真正的加害者逍遙法外。


  此戲劇中的母親,不用懷疑就是得了心理疾病,可能就是患了DSM-5中

「他為的人為障礙症」(Factitious Disorder Imposed on Another),此與

先前較為人知的「代理孟喬森症候群」(Munchausen by Proxy)為同一疾病,

只是疾病演變而導致名稱不同(詳情請見先前個人先前寫過的人為障礙症的虛與實

。這一群人都是用偽造的方式,對他人造成身體或心理的症狀。此病

症是指稱加害人的狀態,受害人若是兒童的話,就是一種兒童虐待,故意讓

小孩受傷、生病,用以取得疾病角色,博取同情。劇中的小女孩會崩潰是自

然的,最後寧願被不熟悉的路人帶走,也不願意讓自己的媽媽養。跟著不認

識的人都比母親安全,不用反覆的被迫住院、被迫醫療。被救治之後,又必

須面對母親下一輪「無止盡的母愛」。這樣的磨難,豈是網路上廉價式的正義

所能挽回?


  加害人的內心為何會扭曲至此,目前心理學家還未有一致性的定論。推

測可能幼時也遭受原生家庭的忽視與虐待,以致於人格養成的過程中出現偏

差。也有可能是養育兒女的過程中,所造成的巨大的壓力,而導致兒虐的出

現。在台灣現今的社會體制之下,首要應為強化一般大眾守望相助的簡單能

力。遇見相關事件,願意舉手之勞,通報給113婦幼保護專線,後續即有專

責單位處理。另外,也可增加第一線相關人員的敏感度,這些人員包含巡守

隊志工、保母、托嬰中心老師、學校教師、社工、心理師、兒科相關醫師,

這些人員遇到疑似個案時可循社會保護機制往上通報,社會系統才有介入之

可能。


  托爾斯泰說過一句話,「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其不幸」

(Happy families are all alike; every unhappy family is unhappy in its

own way)。若我們願意停下來聽聽這些家庭的困難之處,同理其困境,並提

供恰當的社會資源與支持,或許可以慢慢減少兒童虐待之發生。

  

  
參考文獻: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ition. Arlington, VA.,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3.

Jaghab, K., Skodnek, K. B., & Padder, T. A. (2006). Munchausen’s
Syndrome and Other Factitious Disorders in Children: Case Series and
Literature Review. Psychiatry (Edgmont), 3(3), 46–55.

Stirling J. Beyond Munchausen Syndrome by Proxy: Identification and
Treatment of Child Abuse in a Medical Setting, Pediatrics.
2007;119:1026-1030.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死亡一事在許多文化中經常成為禁忌,就跟性教育一樣。華人更是在孔老夫

子「未知生,焉知死」的名訓之下,讓談論死亡成為忌諱。因為種種顧慮,死亡

經常成為恫嚇的語詞,也常常與鬼怪、懲罰、地獄等負面概念連結在一起。許多

家長都認為不要教、不用認識,小孩自然就可活在溫室之中,處於無菌的狀態之

下。但小孩無可避免會面對死亡的衝擊,我們再怎麼逃避,還是會遇到小孩熟識

的人離開人世(人生短短幾個秋啊,不醉不罷休)。與其躲躲躲藏藏,不如好好

面對一番。本文是站在發展心理學的角度,以兒童臨床心理師的視角,好好討論

一下嬰兒、兒童、青少年如何理解死亡議題。


  從過去的科學文獻中可知,較多學者是採用Nagy(1948)所提出的死亡概

念,其元素包含普遍性、不可逆、無功能、因果性等等(見表一)1。所謂的普

遍性是指所有的生物不可避免終將死亡,毫無例外;不可逆是指當一個生命死亡

之後,就不可能再復活;因果性是指造成死亡不可能毫無來由,事出必有因,如

生病、年老、發生意外。不過後續相關研究認為Nagy的研究有研究方法上的缺

失,如採用引導方式誘導小孩的回答。此一結果可能無法推論到不同文化的兒童

2。而後有學者認為應加入精神上、靈性上的概念:「無形的延續」,代表有形的

肉體已經死亡,才能考慮身後之事。但若採用較為簡略的概念理解死亡,四個元

素的說法確實不失為一種快速簡單的理解方式。

 

表一:死亡概念的元素

普遍性

所有的生物終將死亡。

不可逆

當身體死亡,就不可能再復活。

無功能

所有的身體機能在過世時即停止。

因果性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度殺人》為知名導演是枝裕和的作品,此一電影從2017年上片以來

引起了一陣旋風,在多個日本電影獎項中多有斬獲。在2018年三月頒獎的日本

電影金像獎甚至囊括六項大獎,包含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剪輯、

最佳男配角(役所廣司)、最佳女配角(廣瀨鈴),是枝裕和一人就獨得三項(導

演、編劇、剪輯),男主角是大家特別喜歡的福山雅治(雖然是很多人老公,但

2015已經結婚了,大家可以先收拾碎掉的玻璃心,繼續支持他的作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3apWneJUg4
  (《第三度殺人》預告片。)
  
(以下有雷,請自行迴避)

  

  電影劇情環繞在福山雅治所飾演的律師,企圖想幫殺人犯三隅高司(役所廣

司飾)脫罪。這樣的情節聽來很合理,律師就是盡可能找到可以輕判的證據。但

是隨著一次次的律見,一次次的開庭,犯人卻是一次次的翻供,這當然不容日本

法院所樂見。日本司法看來比台灣更為僵化,從準備庭開始,就只是在走流程,

流程走完宣布刑度,期間不容翻供或提出不同看法。每個證人已經被設定好要講

甚麼話,做什麼事。若有個人觀感,一律不得在法庭上陳述。這樣的情節設定,

讓整部戲頓時陷入羅生門之中,到底誰說的故事才是真相?是被害人的妻子(齊

藤由貴飾)所陳述犯人是為了錢財才殺人?還是妻子有了婚外情而雇用犯人殺害

自己的先生?亦是被害人的女兒(廣瀨鈴飾)被自己的父親性侵,但被犯人目擊

憤而殺人?還是女兒愛上犯人,為了幫犯人逃脫死罪,才虛構出性侵事件?或是

女兒其實才是真正的殺人犯,高司只是出於同情(或愛戀)而幫忙頂罪?還是犯

人因被不當解雇,因巧遇被害人而動手殺害?亦是兩人和謀使用不當原料賺取暴

利,但事後談不攏分贓事宜,才導致殺人事件?每個角色在法庭上的說詞,與私

下的面貌皆不相同。每一種故事情節都有可能發生,那真相到底為何?

圖/Sandome no satsujin(2017)@imdb

  電影的推衍故意營造出模糊的氛圍,令觀者有霧裡看花之感。在公堂之上,

大家真的就會好好說實話嗎?其實並不盡然。過去美國最為知名的性侵害案件麥

馬丁幼稚園案(The McMartin preschool trial),約有360名兒童作證遭受幼

稚園老師性侵害,他們的證詞現在聽來相當怪異,孩子們說他們在飛機上、地下

道、洗車廠、機場、熱氣球上被性侵,接著開始涉入邪教崇拜的議題,有女巫戴

著黑色帽子在天空飛來飛去;有老師在他們面前將兔子殺死取出內臟,並逼喝動

物的血。但讓他們挑出可能嫌疑人照片時,有的人挑了動作明星查克•諾里斯

(Chuck Norris)的照片,有的人挑了一群修女的照片(她們在四十年就過世了),

有的人挑了丹尼•戴維斯(Danny Davis,該案辯護律師)。整個案子在沒有實質

證據之下,進入了法院訴訟。此案件纏訟了七年,花費了花了一千五百萬美金,

但最後無人被定罪(可同時參閱HBO製作的電影《無盡的控訴》,並參考此文章:

為何兒童性侵害案件難以收集有效的證據?)。


  此案件在媒體推波助瀾下,從1980年代延燒至1990年代,全世界各地有多

所幼稚園或托兒所陸續被指控性侵兒童1,但多數無罪定讞。也有青少女長大之

後,回過頭去指控父親性侵自己。內容都是從一開始的性侵,進而加入各種匪夷

所思的虐待,把蜘蛛或嬰兒手臂塞進陰道裡面,接著又是一連串的撒旦崇拜戲碼。

美國鄉民們對這一套完全深信不疑,每次都是同樣的劇情看都看不膩。只能說全

世界的鄉民都有共同特質:越獵奇,散播的就越遠;越詭異,盲信的就越深。



  這些證詞通常曲折離奇、不斷改變、互相矛盾,成了心理學家眼中的虛假記

憶2(false memory,意指個案回憶出從未發生的事)。連最早研究的此概念的佛

洛伊德都坦承,這些使用回溯技巧「提取」而出的記憶,很高的比例都是孩子遭

受父親性侵害,但「那些性誘惑的畫面從未發生過,那些只是我的患者自己編出

來的幻想,或者是我強加給他們的」3。但司法系統並未因此踩下煞車,許多無

辜的人,也因為這些莫須有的指控而深陷牢獄之災,至今仍無法重見天日(註)。


  回到《第三度殺人》這部電影也是如此,所有的司法人員只是落入「驗證性

偏見」(confirmation bias)的陷阱之中,只蒐集能證明自己先入為主的成見,

在找尋證據時,只是在證明自己是對的,而不是挖掘出真相。真相真的有人在乎

嗎?還是只能埋藏在大雪之中。這是在觀看這部電影時,不得不進一步深思的問

題。

  

  

  註:麥馬丁幼稚園案開啟了美國司法訪談(forensic interview)的濫觴,

各個單位投入大量經費研發合宜的訪談方法。這些方法以科學為基礎,在中立、

客觀、標準化、不引導的情境之下,讓個案陳述其經驗或目睹事件。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1.      Day-care sex-abuse hysteria

2.      Maran M. (2010). My Lie: A True Story of False Memory. Jossey-Bass.

3.      紀迺良(譯)(2012)。洗腦:操控心智的邪惡科學(Dominic Streatfeild)。

台北:麥田。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超人特攻隊》讓人覺得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在於,從第一集開始,每一位超

人都有一些平常人的煩惱。超能先生最大的困難是去上班,當一個平凡的上班族,

面對各種工作上無理的要求。這樣的設定讓超能家庭非常貼近真實人生,我們所

遇到的任何困難,超能家族也一樣會遇到,而且也一樣做得七零八落,好不到哪

裡去。


(以下有雷,請自行迴避)

Incredibles 2 from:IMDB


    《超人特攻隊2》則延續第一集的基調,並且加入更多尋常的人煩惱。超能

先生一樣遇到失業危機,以超人的身份並無法真的謀生下去。而就在全家一籌莫

展之際,彈力女超人獲得大企業的青睞,他們正需要「女性形象」來重新建立新

面貌,以開展特殊的超人行業。超能先生在這種時刻,只能先回歸家內從事「家

庭主夫」的工作。當然,在超能先生的照料之下,幾乎家中所有事情都搞砸了:

小倩的男女感情需求毀了;小飛的課業成長要求沒了;小傑的天賦發展也受限了。

對比彈力女超人在外獲得正面評價,而超能先生卻一步步摧毀整個家庭結構。


    這部動畫電影有趣的地方也在這裡,怎麼在困境中扭轉?怎麼在逆境中生存?

這裡所敘說的已經不是超人的故事,而是尋常百姓每天的難題。父母如何兼顧自

我的發展與養育孩子?我們應不應該不顧一切地追求職業上的成功?還是放掉

一些無謂的完美堅持回頭兼顧育兒與家庭生活?我們到底要如何拿捏才能找到

工作、家庭、夫妻、親子之間還算均衡的平衡點?縱使永遠都找不到最完美的解

答:不知道青春期的女兒為何這麼在意一個普通男生、不知道小飛的數學作業到

底該怎麼寫、不知道小傑到底會出現什麼無法預料的超能力。但至少我們還在努

力嘗試,就跟超能先生或彈力女超人一樣。即使我們當不了電影中的超能英雄,

但我們維繫了一個還算可愛的家,這樣的努力與付出,與超級英雄的意義已相距

不遠。


    此部動畫電影其實也不乏「空想科學」可以討論的空間,如彈力女超人的身

體與摩托車能不能做出很多看似違背物理原理的彈跳、奔馳中的磁浮列車能否快

速停下、小傑如何全身燃燒之下而毫髮無傷、有沒有可能憑一個眼鏡就催眠超人

(以心理學相關的研究可以知道,洗腦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大家可以先參考一下:

偉人交流思想?—讀《洗腦:操控心智的邪惡科學》有感 。其餘部分大概要呼叫

空想科學研究所 的柳田理科雄或傻呼嚕同盟的ZERO大才有辦法協助解決。)


  若先回到自己相關的心理專業,以嬰幼兒照顧的觀點來看,超能先生混亂的

居家生活其實給予新手父母非常多啟示。第一個是哄睡嬰兒的所在,不應該在光

線明亮的地方。不然念再多晚安故事,小孩也不可能睡著。嬰孩依舊在光線明亮

之處,好奇所有新鮮事物。而父母可能也會用盡各種花招而筋疲力竭,最後這些

哄睡花招,只會哄睡自己而已。對付一歲左右的孩子,比較好的作法是調整小孩

的生活作息,讓他白天盡量醒著,接收各種外界刺激,消散足夠的精力,夜晚才

可能順利睡著。在就寢時刻,也可考慮使用睡眠儀式,營造出合適的睡眠環境1。

如果真要念睡前故事的話,務必搭配昏暗的燈光、緩慢的語調,唸完一個故事才

有可能放倒一個小孩(詳情請見: 小兔子為何睡不著? )。


  第二個是育嬰生活是全職工作,務必找到休閒時刻。不管是父或母,在一週

之內至少能找到閒暇的半天,才可能恢復被消耗的精力(育嬰心情調適是非常重

要之事,千萬別逞強。更多育嬰調適方法請見: 願逐月華流照君—育嬰父母心情

調適 )。我知道很多男生覺得自己堂堂八尺大漢,養一個小嬰孩沒什麼難的。但

是連日晚上起來「做工」,再神勇的超能先生也嚴重睡眠不足。睡眠一不夠,白

天依舊精神不濟,也沒有喘息空間,深夜還是得起來關照小孩。不用一個星期,

超人都會累垮、也會有黑眼圈的。電影中詳述了這個過程,本來超能先生還撐著

不願意求救,覺得自己可以解決一切,最後被逼著才找酷冰俠商量。但酷冰俠還

是束手無策,最終才想起最不願意的人選—衣夫人。請衣夫人當了一天保母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