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本文多所談論後事及相關問題,若不想閱讀者,請自行離開。謝謝。)








  岳母於十月下旬驟逝。事情來得非常非常突然,令我們措手不及。

  發生事情的那一天,我在深夜三點半接到高醫急診電話,一開始不知護理人

員還在慌亂中還是怎麼樣,我是聽到對方大喊病歷室,我以為對方是不是打錯電

話了。我們家的電話因為太過好記的緣故,曾被一家律師事務所使用,所以常常

接到要找律師的人。就在一陣忙亂之中,對方總算說清來意,請我們盡快趕到急

診室。


  深夜的高雄,完全沒車,本來要三十分鐘路程的,計程車十分鐘就趕到了。

一來醫生就說明病況,岳母是在兩點多時,在家中發現喘不過氣來,請樓下管理

室叫了計程車,自行前往急診。因情況危急,已經做了緊急處理,打了麻藥,插

了呼吸器,所有能裝的管子也都裝上去了。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期間護理人

員與醫師都有輪流來說明,但是似乎沒有太大進展,只能暫時在急救室中觀察。

大約四點多時,岳母一度清醒,但因為插管之故,無法言語。其意識有一段時間

尚稱清楚,也確定有看到妻子與我,對於問答可點頭、搖頭回應。因插管太不舒

服,也曾吐了兩次,護理人員與我們也在一旁協助處理。我們只能靜靜等待,並

商量今天該如何度過。期間我們也不斷的聯繫岳父,但岳父在恆春上班,只能等

到白天才有交通車回來。


  本來我們以為是要長期抗戰的。早上先讓妻子照顧,下午我再來輪替,也在

空檔之時,讓妻子先去吃了早餐,並且買了一些東西。七點左右,我也決定先回

家整裝,先去上班。但回到家裡不久,就又接到妻子的電話,說又進入急救狀態,

醫師叫我趕快回去,不要去上班了。匆忙之中又趕回醫院,期間一度有穩定下來,

但過了沒多久,大約八點又進入第二次急救。這次就不太樂觀,醫師反覆的說明

要我們有所準備。而且,急救只會救三十分鐘,過了這個時間,救回來的機會就

很渺茫。妻子與我兩人面面相覷,只能先聯絡家住高雄的舅舅(岳母的哥哥),

請舅舅儘快趕來。


  果然急救大約三十分鐘左右,醫師就來說不行了,現在只是用呼吸器維持最

後一口氣,人已經走了。他們最大的極限,就是等舅舅一到,就會拔除呼吸器。

在焦急的等待過程,醫師反覆來催促,說明急診室無法繼續等待下去。我們當然

知道急診的意義,但是急也沒用,人就還在路上,我們要如何催趕。大約九點左

右,舅舅趕到,急診馬上很快速的撤除所有維生系統。人,真的永遠走了。


  因娘家住在鳳山,舅舅當機立斷,請葬儀社將遺體送至802醫院的萬安生

命,我們後續才能處理相關事宜。等移靈妥善,岳父趕到,又是令人哀痛的死別。

之後我又回到高醫,辦理死亡證明的手續。那一天,三次進出高醫。希望以後不

要再有這樣的經驗了。


  接續的幾天都在忙亂中度過,很多細微的事情都需要有人決定,並且前往處

理。沒想到人走了還挺麻煩的,活著的人可是很多手續要辦的。與一些人討論這

些狀況,很多人都認為這樣是好走的,是這輩子修來的福氣,多的是拖拖拉拉要

走走不了的,所有家屬懸在那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生無張遲,死無撿時」,

假如真能選的話,最好是能在睡夢中嚥下最後一口氣啊!


  
 
創作者介紹

暗香浮動月黃昏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