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看了梁文道先生的《一千零一夜》的節目,我才知道有《叫魂》這一本

書。這是美國的漢學家孔復禮所寫的書,他為了研究清代的歷史,待在北京的很

長一段時間,耙梳了清代宮廷的相關史料,才寫出這樣的書籍。

 

  此書探討的議題非常有意思,他想知道為何在乾隆盛世中國各地發生了一連

串的「叫魂」事件,不只引起人民巨大的恐慌,甚至佈下了清代衰頹的種子。這

些叫魂情事有類似的情節:如果想要陷害某些人,就可以將他們的名字交給造橋

石匠,在建造大橋基座時,將這個人的名字一併放入底部,就可將那個人的魂魄

叫走,使該人死亡。另一個常見的故事牽涉到剪人髮梢,只要剪了髮辮的一部份,

就可以作法讓該人生病死亡。聽起來非常不可思議,但是大部分的民眾都相信這

一套說詞,因此對於外人就特別警戒,如到處走動的乞丐、僧人、道士,經常就

因為鄉人不認識他們,大家就因為莫名的恐懼,而入人於罪。


  這些案件就這樣在各省中流傳,繪聲繪影,嚴重影響人民的生活。但是很多

知縣、巡撫詳查之後,卻發現這些傳聞是不真實的,沒人因為這樣的事情而喪命,

這完全是被老百姓誇大和皇帝不安所左右,導致全國上下的官員們都為了無中生

有的事情而團團轉(這個真的很像中世紀的獵殺巫女的故事,只要被指為巫女,

就會被進行很多慘無人道的宗教審判,審的過程當然充滿了瑕疵,重點只是為了

燒死她們罷了)。

叫魂


  那到底為何會發生像「叫魂」這類的事情?作者推想了幾個原因,一為皇帝

想要展現權威,改革文官體系。講白一點,就是乾隆不高興下面的官員過太爽了,

想藉此瞭解大家有沒有認真在辦事。但是後來發現事情越搞越大,也查不出個所

以然來,就叫所有案件都移送到軍機處來審理。這些軍機大臣們說來都不是笨蛋,

他們精明的很,看了所有文件、審訊了所有還活著的犯人,就發現一個很嚴重的

事情,就是所有疑犯都被用過刑了,在嚴刑逼供之下,只好說出編造的故事。坦

白從寬,但是坦白的都是白話,造成所講的口供前後不一,人證物證也都無法兜

攏。軍機大臣眼見事情越演越烈,知道再這樣下去會無法收拾,只好面見皇上,

討論討論怎麼找個台階下。在封建時期,找台階下的方法也不難,就是將所有官

員大罵一頓,「混帳地方官,就愛亂用刑,得到的都是不切實的證據」。用這樣的

方式,讓事情過去,但是沒有真的懲處了特定官員(或者也可以說,雖有處罰,

但也無關痛癢)。


  在這裡作者也點出了科層體系的重大問題,就是無法有效評價官員,也無法

有效控制所有文官。這一大群人因為官官相護,而無法成事。除了斬了、貶了他

們,皇帝可說是無計可施的。但現實就是,根本不可能說斬就斬,說貶就貶,因

為真的這樣做就是昏君暴君了。乾隆在就位的前幾年,還想改革文官體系,透過

各種考核希望官員們改變。但是,結論很悲哀,大家還是呼攏一下,好官我自為

之,帝力於我何有哉。


  這個問題從有文官體系以來,就無法避免。所有的官員都是報喜不報憂,因

為只要往上舉報「憂愁」之事,就代表自己治理不力,才會有壞事發生。因此大

家遇到壞事能掩蓋就掩蓋,能私下處理就私下處理,最好不要檯面化。上一層的

巡撫照道理是要監察各地知縣的,但是巡撫當然也不可能照實舉報地方官的缺失,

因為這樣也是讓自己蒙上污點。所以真有什麼大事發生時,巡撫會先將相關人馬

找來「喬事」,這事情大家說看看要怎麼辦,呈報到皇上的資料要口徑一致,不

要有太大落差。另外,聰明的地方官和巡撫會養幾個案子,等到皇上催逼甚急時,

就可以拿出來交差。書中舉了一個這樣的例子:江蘇按察史吳壇在叫魂案發生後,

無法抓獲任何疑犯,但是經過訪查,他給皇上送去了密報:經過查訪發現蘇州城

外有十一座佛經教堂,他們正從事不法活動。幾個星期之後,七十人被逮捕。他

們的供詞令人驚訝的發現,這些教派早在1677年就在該地進行各種傳教事宜,

叫魂案發生於1768年,蘇州當地人早就知道有這一群人在活動了。只是因這次

的叫魂案件,逼迫當地經辦人員一定要繳出成果,只好拿這一群人來交差。


  科層體制面對皇帝的逼迫,瞎忙也是一個方法。書中提到江西巡撫吳紹詩就

是如此,事件發生之後,他先口頭命令屬下對可疑行旅保持警覺,接著佈下嚴密

的警網,派出密探在各縣查緝,每旬報告有無可疑人物。但是查了六個星期之後,

什麼都沒有查到,一個疑犯都沒被抓到。作者只能推測,他是裝模作樣的高手,

所有憂心忡忡的警告與精心布置的查緝,都只是虛功,都只是「假、大、空」,

並不是真的要查出什麼東西來。吳紹詩安然度過這一次危機,乾隆非但沒有斥責

他,隔年反而任命他為刑部尚書(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法務部長了)。那他為何

可以升官?因為他的頂頭上司高晉袒護他,而高晉是乾隆的姻親。


  除了從文官體系來探討這件事,作者也從一般人民的角度來分析為何會出現

叫魂事件。因為帝制晚期,近似於「受困社會」,一般人民無法透過努力來改變

任何事情,既無法爭奪政治權力,也無法爭取社會資源。但是透過揭發他人會使

用妖術,可以讓平民老百姓突然獲得權力,既可以改善自己的處境,又可以打擊

敵人。用冤冤相報式的敵意,與人民恐慌心理,來獲取各種平常不可能得到的利

益。


  讀了歷史文本的好處就在這裡,會突然覺得這些故事好像似曾相識,並不遙

遠。所有的歷史只是不斷地重複上演,差別只是在於我們一般平民老百姓如何找

到安身立命之道。


  這確實是千古難題。

  

 

參考資料:

孔復禮(2000)。叫魂乾隆盛世的妖術大恐慌。台北:時英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 叫魂(一)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 叫魂(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暗香浮動月黃昏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