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夏日午后的陳舊回憶
時間: Sun May 22 18:22:36 2005







昨天跟許久未見面的國中同學吃飯,往日的記憶也隨著蒸騰的熱空氣飄散過來。

一點一滴,好似掉入時光機一般,往事的回憶隨著每個人特有的銓釋方式而存活

下來。對於過往的掌握與定錨,成了身而為人獨有的機制。往事並非不堪回首,

而是在個人的琢磨之下,有了沈靜而令人動容的情感。相同的事件表徵下,有著

特殊的內涵。他們全部都還堅強地活著,在這個美好的夏日午后。










對於曩惜過往歲月,我總是自顧自的往前走。對於流俗的評價與眼光總是毫不在

乎,原來我從小就走在人煙稀少的小路,和而不同,卓爾不群。不只大家靜靜地

排擠我,我也默默地遠離他人。我冷眼旁觀著看著大家,大家也視而不見地看待

我。我就像空氣一樣,乍看之下不重要,缺少時卻令人致命。








原來我在大部分的眼中,是個奇怪的人。營養不良的弟弟外表,總是有著驚人的

舉動。每個人對於我,都有著印象令人深刻的事。其中有一件震驚全校的「體育

課事件」,是因為體育老師是學校的設備組長,所以就常常挪用我們的體育課去

勞動服務。我那時認為極度不合理,體育課都上不到,只能莫名其妙的一直勞動

服務。有一次我們全班又被叫去搬盆栽,那種盆栽大到需要兩個人才能搬動,而

且是從一樓搬到四樓。果然大家越搬越火大,可是卻沒人敢跟老師說。而我那時

就不怕死的跟老師槓上了。那時其實我自己印象也很深刻,老師氣得不得了,執

意要記我過才罷休。不過那時我們導師也認為體育老師不對,本來就不能挪用學

生去做雜事,所以就力挺我到底。雙方為了這件事鬧到不可開交,在學校中庭就

對罵起來。聽說雙方還是堅持不下,最後好像是不了了之。不過,從此我變成「

芒刺在背」這句成語活生生的例子。


另外,我那時對「競爭意識」這件事絲毫不在意,我只想做自己的事,讀自己的

書,過自己的生活。不過這樣的態度,還是造成他人極大的壓力與不安。很多前

幾名的學生似乎把我視為敵人。有人考試回家的第一件事,是向他的父母親報備

我考了幾分,好似生存的目的就是為了贏過我;有人是記得我在國三的時候可以

做完五本複習參考書,這種壓根也記不得的事情也許對別人造成極大的壓力。那

時全校所有學生、老師、家長眼中,唯一的想望就是可以考上雄中雄女,但我卻

悍然拒絕,也因而得罪了一大票人,包括我的父母親在內。我自己當時是覺得,

要唸書念哪裡都一樣啊,幹嗎非得考到高雄去。而且念雄中一定要通車,每天不

到六點就要起床去趕火車,唸個高中而已真的有必要這樣嗎?況且留在屏中,活

得高興,唸得自在,每個學期可領一萬塊,又減免學雜費,只要交個一千多塊的

輔導費就好,高中三年根本不用跟父母親拿半毛錢,生活還可以自理,何樂而不

為?我就是用這樣的態度面對自己,全然不考慮他人如何想像。我的不在意,卻

讓人喘不過氣。
























這就是夏日午后的陳舊回憶,一個難以言說的青春歲月。

創作者介紹

暗香浮動月黃昏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