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小孩漸漸長大時,之前使用的睡眠好方法會漸漸失效。在我們雙胞胎身

上,變成沒用的是包巾包緊與白噪音。因為包巾再也包不住她們了,她們倆個只

要抖抖腳、扭動一下身體,很容易就從包巾中掙脫出來,任憑我們壓再緊都沒用。

我跟太太都不是嚴格規範的那種人,我們也不可能就真的去拿別針與束帶去固定

住。之前孩子還小時,我們就不曾想過要用這樣的方式,大了當然也不會這樣做。


  白噪音會沒有效用,主要是嬰孩活動力變強了,一個翻身,一個伸手,馬上

就把錄音筆放入口中。放在嘴巴中的錄音筆,唏哩呼嚕的,效果大打折扣。另外,

小孩也開始會亂按按鍵,幾分鐘下來,馬上複製四個檔案出來(怎麼弄的?手腳

比我還俐落!)個人也曾試過用手提音響來放,但效果一樣不太好,小孩對於聲

音逐漸好奇敏感,一樣會起來玩弄這個發出聲音的大東西。


  本來我還以為我變不出把戲了,江郎才盡了,一個大人想破頭也搞不定雙胞

胎。但事實並非如此,有一次白天在發呆,自己的腦海中突然跳出「睡眠儀式」

的想法。我並沒有忘記自己所學,只是被慌亂的生活掩蓋了而已。我自己查查,

以前還沒有小孩時,還寫過相關文章。那時候會寫這樣的文章,是有家長在門診

詢問,覺得自己回答得不夠好,就去找篇論文出來看看(詳細請見:嬰幼兒如何

進行睡眠訓練)。


  大約從雙胞胎六個月大時,我們就改用這種方法。這種方法非常好用,太太

還戲稱這是「賤招」,怎麼不早點拿出來?(這也告訴我們,父母若有人是臨床

心理學家的話,他們肯定可以想出絕招的,只是用不用而已!)這個方法的基礎

就是行為理論而已,不是多麼高深的學問。而且這件事情我們大人在睡前也經常

使用—就是「睡眠儀式」的建立。


  「睡眠儀式」的方法其實很多大人也常常在用,只是我們沒有自覺這也是一

種促進睡覺的辦法。大人在睡覺之前,一樣會開始做一些準備,這些準備就是要

告訴自己的身體,等一下要去睡覺了。每個人做得事情有點不一樣,有的人會開

始整理一下書包、整理一下床鋪、換上睡衣、刷牙、看一下書、聽一點音樂,接

著就是關上電燈睡覺。大部分的人,約15到30分鐘的準備儀式,就可進入睡眠

之中。小孩子當然也可以這樣做,睡覺前先從事一些靜態活動,慢慢告訴自己,

接下來就是要睡覺了,不能再玩下去(擷取自〈嬰幼兒如何進行睡眠訓練〉)。


  「睡眠儀式」人人可以不同,但是建立之後,最好不要更動步驟,並且持之

以恆。我們家是這樣做的:兩個小孩的房間先準備好,棉被備齊,關掉電燈。之

後分別幫兩人更換尿布,其中一個大人在這個時間先去泡奶。等換完尿布之後,

泡的奶溫度也降得差不多了,接著關掉家裡客廳與飯廳的電燈,只留下廚房的小

燈,在昏暗的燈光中餵奶。小孩子邊吃自然就可以邊入睡,吃完時也差不多剛好

睡著。最後抱到床上呼呼大睡,完美結束一天(我們這一頓就沒有拍嗝了,若不

放心可以放入奶嘴,吸奶嘴時有助於將空氣排放出來,也不用擔心嬰兒氣管憋住

而猝死。美國的小兒科醫學會是建議新生兒吸奶嘴的,因為可以降低嬰兒猝死的

發生)。


  自從我們改用這樣的方式之後,大約九成五以上會成功。偶爾當然會失手一

次,但那時只要專心對付一個就好,輕鬆很多。假如家中只有一個小嬰孩的人,

成功的機率應該也會很大。因此每天大約九點半之後,就屬於大人的時光。幸運

的話,那時候還可以偷偷閒,做點自己想做的事。


  使用此種方法,不可預期的一個地方在於嬰兒深夜起床哭鬧。我們家姊姊大

部分時間都很配合,像個天使嬰兒一樣,叫她睡就睡,叫她吃就吃,半夜也很少

起來哭鬧。但問題就在於我們家同時還有另一個嬰孩,這也是雙胞胎父母異常辛

苦的地方。有人來報恩,就有人來討債,老天爺是很公平的。一個星期大約有一

半的時間,妹妹三四點就會起來當報曉雞,非得將大人都吵醒了不可。大部分的

時候,我們都用奶嘴與輕拍讓她再度入睡。但如果安撫的時間過長,萬不得已,

我也是會讓深夜食堂開張的,然後在極端昏暗的燈光下餵奶,小孩自然又可進入

下一次睡眠循環。


  現在想來,處理小孩的睡眠並沒有想像中困難,問題反而落在大人自己。因

為深夜被吵醒,自己要想辦法再熟睡,變得困難重重。白天也因為精神不劑,身

體自然保護機制,一定會在午睡時補回來。這是衍伸出來,大人自己要面對的課

題。
  


參考文獻:

Mindell JA, Kuhn B, Lewin DS et al. Behavioral treatment of bedtime problems and night wakings in infants and young children. SLEEP 2006;29(10):1263-1276.

創作者介紹

暗香浮動月黃昏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