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密集的北上台北,次數有點多,多到自己都覺得累了。不過這也是很無

奈的地方,台北畢竟是京城,很多行業都往這裡集中,很多事情也只會在這裡發

生,這裡是眾人的舞台。


  三井宴與土地正義,看似兩個完全不相干的東西,卻是我7/16那天裡的兩

個行程。只能說我認識的朋友變異度很大,每個人為了不同事情在這個世界上打

拼。


  中午與A友人至敦南的三井宴吃飯,東西說實話並不貴。雖然錢不是我是出

的,但這樣的標價已經到我輩也可以消費的起的地步了。簡單的套餐只要有幾張

「國父」就可以打發了,跟我之前的想像大不相同,以為都要「蔣公」才能進得

了門。食材確實精緻,技術已臻頂級,連甜點飲料都有風雅的姿態。





  入夜,同班同學的婚宴一結束,去電B朋友詢問晚上的落腳處。朋友夫妻很

熱血的說,「我們在凱道現場,你也一起來吧!」「總統府前已經留了位置,你今

天的任務就是夜宿凱道,跟農民一起吶喊」。我知道他們是開玩笑的,我已經很

久很久沒有涉足抗議現場。去到現場之後,發現總統府旁有大隊人馬在一旁待

命,警察的人數遠遠多於抗議民眾。當場看了這樣的景象,只能誠敬地掏錢出來

贊助一下農民,買了一件「強盜政府」的藍色T恤。





  在社會打滾的這幾年,我很深刻的知道,抗議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都是走到

盡頭後的最後一搏。這一搏,通常是最後一步了,很難有下文的(此事的後續發

展也是如此,政府只以個案處理部分問題,通盤的土地正義、公平稅制?門都沒

有)。體制的建構者通常是以藐視的姿態對待,不管是執政黨或是反對黨,都只

是在挾持人民而已,沒有人要真心解決問題的。那可憐的弱勢者要怎麼辦?只能

用盡最後一口氣,大聲疾呼,期盼上蒼能聽到,寄望老天爺了!


  但是,天,仍沈默不語。


  只是偶爾飄點雨。
創作者介紹

暗香浮動月黃昏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