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個月混亂異常,除了例行的工作之外,我們這群年輕人都被分到要帶

來醫院見習一個月的大學生。而我因為稍微資深之故,被多分了一個學生,而這

個學生也最令我頭痛,她的存在,見證了台灣高等教育極大的失敗(不要問我是

哪一個學校的,7分的學校跟18分的學校在統計上是沒有差異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令我感慨萬千,不得不為文一吐為快?且聽我一一道來。


  首先,我們要求所有大學生要寫見習日誌,其實寫這種東西,照一般常理來

看,應該不是太困難的要求。就像大學生寫報告那樣子就行了,沒要求任何東西

的,想寫什麼就寫什麼。要寫心得感想,可。要批評健保制度,可。要問問題,

可。這樣就是沒要求的意思,只是希望透過書寫,整理、反思自己的所見所感。

基本上寫作就是思考,既然來見習了,做點智識上思考,應該不為過。可是我這

個天才的學生,第一週交上來的日誌,差點讓我不知如何下筆批改。整篇都是注

音文不說,寫一段完整的文章都沒辦法,一句話也表達不清楚,標點符號只有千

篇一律的刪節號。這樣就算了,整篇都是錯字,把醫院當成小學就是,難道真要

我一一改錯字不成?看到這樣的心得,句不成句,話不成話,常見的BBS文章就

是這樣來的。要說是火星文,我看火星的文明應該沒這麼差才對,講自己寫的是

火星文,分明是抬舉自己啊!


  看到成篇不知所云的文章,我居然可以很有耐心的寫下建議,並且不慍不火

的告訴學生:「以後日誌請成段書寫,不要寫注音文,並注意標點符號」。真的是

把來見習當成是來上小學了。天啊!


  好吧,這個還不是最頭痛的事。


  在這段見習期間,我們對學生最大的要求,就是請他們找一篇自己有興趣的

英文文獻,然後在我們科科會的時候,上台報告15分鐘。這個要求乍聽之下非

常合理,一個大學生,多多少少唸過原文書,這樣的要求應不至於太過份。這樣

的要求其實對其他來見習的學生並不是太困難的事,他們頂多就是統計看不懂,

檢定與比較跟他們完全不熟,英文能力還都過得去,報告也都報得出來,有的優

秀的甚至頭頭是道,還會切中要害問出重要問題。可是這些事完全不是我這個學

生所能辦到的。她的努力完完全全地弄錯方向,她做了一件讓我大開眼界的事:

她居然將整篇文獻打到電腦裡,然後拿著電腦字典一一查出每一個字的翻譯。這

樣拼拼湊湊出一段中文,可是完完全全不理解文章到底在說什麼。這不只是中

文、英文好不好的問題,而是連解決問題的能力都不具備了。當然,她英文也是

不好到令人不可思議的地步了,我看是國中程度都不具備。我實在完全不想記得

她所翻譯的句子,但其中有一句,實在太經典了,令我不得不記住。她將「People

with OCD」直譯成「人和強迫症」,「with」直接翻成「和」,這樣天才的翻法,

真的讓我當場不知該如何指導下去。


  這就是現今我們人人都可上大學的後遺症。


  本來人就是各有所長的,不適合唸書,也許從事別的行業也可以很出色,何

苦一定要念大學,甚至是研究所不可。其實會發生這樣的事,教育部真的要負最

大的責任,到底一個國家的教育政策是什麼,迄今還是在打迷糊仗,不管哪一個

政黨都一樣,你選誰似乎都解決不了。而可憐的台灣人民卻必須永遠承擔這樣的

歷史共業。


  而對於這樣的學生,我雖然覺得棘手,最後的成績考核上,我們還是站在鼓

勵的立場:「樂於學習,主動性高。惟中、英文能力較弱,週誌書寫常有錯字,

且語焉不詳。英文文獻之理解與報告有待加強,對於英文基本結構之認識仍有待

努力。未來應先充實基礎中文能力,書寫清楚明白通順之語句。若有餘力,也需

加強英文之閱讀理解能力。」唉啊,我們醫院就是要扮演這種好人角色,難怪一

堆實習、見習生拼命想擠進來。我們這群無奈的第一線人員,只能為五斗米折腰

了。
創作者介紹

暗香浮動月黃昏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