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小艾伯特


  追查此事會遇到這麼多困難,主要是晚年華生將自己所留下的資料,放一把

火全燒了,還烙下一句名言「當你死的時候,你就死透了。」(When you’re dead,

you’re all dead.)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並未找到當時的雇員相關記錄,可能

早就散佚了,因而也無從證實小艾伯特與母親的行蹤。而小艾伯特在這段時間,

也未進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附設醫院就診,因此也未留下任何病人記錄。關於小

艾伯特相關蛛絲馬跡就此消失,整個追溯也遇到了巨大的瓶頸,到底小艾伯特是

不是真的叫做艾伯特?為何相關的紀錄與歷史文件皆未記錄到這個人?

  整個研究的突破點,是貝克等人(2009)發現1920年是美國的人口調查年。

這是美國的例行性工作,每十年都會做一次總清查。當時調查的時間是在1920

年1月2日,剛好涵蓋華生所研究的時間點。以此人口調查的紀錄可知,一共有

379人居住於此,他們可能是學生或是員工。但是這個紀錄中有一個問題,就是

沒有14歲以下小孩的紀錄。目前的推測是,人口調查可能不確實,沒有調查到

孩童,是因為預設不會有家庭住於校園之中。耙梳這一大群名單,只有三個人可

能是小艾伯特的母親,因為他們所登錄的職業是保姆(上文提到在華生的文件中,

小艾伯特的母親是奶媽,但調查中只有保姆這個行業,而非奶媽)。這三人分別

是Pearl Barger、Ethel Carter和Arvilla Merritte。Pearl Barger的姓氏是B開頭,

與小艾伯特相同(小艾伯特為暱稱,在華生的研究中被寫成Albert B.)。但進一

步追蹤其出生、死亡、婚姻狀況等背景資料,實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Pearl曾經

當過母親。而Ethel Carter雖然有一個小孩出生於1919年8月26日,她也可能

認識小艾伯特。但她並不是小艾伯特的母親,因為她是黑人,而在影片中小艾伯

特為高加索白人(黑人幾乎不可能生出白人,機率異常之低)。因此最可能的人

選為Arvilla Merritte,她是22歲白人,根據調查她有小孩,名字未知,出生於

1919年3月9日。小孩的父親是William Merritte,出生於馬里蘭州。而且這個

小孩出生後因醫療問題住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附設醫院12天。但是再往下追蹤,

就發現Arvilla Merritte消失了,不知去向了。

圖片來源:Galiaoffri@wikimedia.jpg
  但在這裡面有一個小矛盾,就是Arvilla只與兒子住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校

園中,但丈夫並沒有出現在調查檔案中。唯一能推測的是,這個丈夫可能是虛構

出來的。因為如果是獨身的女人,撫養一個小孩,在當時可能會受到嚴格的審查。

虛構的婚姻可以幫助母親保持尊嚴,並與小孩度過這樣的調查。從其出生紀錄可

知,Arvilla的舊姓是Irons,因此可以往下追查的是關於Arvilla Irons這個人的過

去。


  從Arvilla的家譜可知,她是Maurice Irons的母親。而Maurice是Larry 和

Gary的父親。Larry 和 Gary至今仍居住於馬里蘭州,他們在家譜網站上留下可

供聯絡的電子郵件。貝克等人(2009)試著用電子郵件與兩兄弟聯絡,並說明來

意。Gary回電,確認他的祖母確實在1920年1月於Harriet Lane Home工作過,

而且有一個男孩出生於1919年3月9日。她將小孩取名為Douglas Merritte(以

下簡稱道格拉斯)。道格拉斯有三個特徵與小艾伯特相近:男性、高加索白人、

出生日期介於3月2日至3月16日之間。


  追查至此,幾乎可確認道格拉斯就是小艾伯特。但最大的疑問在於,為何華

生在報告中要將他化名成Albert B.?在1920年代,心理學家做實驗時,並不需

要將受試者的本名去除(因為美國心理學會的倫理規範是1953年才建立的),

也未將小艾伯特的制約去除。華生在當時並沒有因為這些缺失受到任何懲罰。


  但是倫理規範還未建立並不代表華生這一代的心理學家不關心受試者的保

密原則。華生在其他實驗中,有時只寫出姓氏,有時只留下縮寫,來指稱這些受

試者。Albert是唯一有名字的個案。華生明白隨便取個代號當然也可以,但是這

樣會讓讀者與文本之間較有距離,也讓人失去溫暖的感覺。如果為了遵守保密原

則,可能讓社會大眾簡化心理學家的貢獻,並且失去存在感。那為何華生不寫出

小艾伯特原來的名字,很有可能華生根本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因為在當時那個

年代,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是一個僵化的社交系統,教授根本不會跟奶媽來往,兩

人很有可能並無私交。華生只是為了修飾他的個案報告,而另取一個名字來稱

呼。


  那為何是取Albert B.而不是其他名字?主要的原因可能來自於華生取名的

習慣。華生喜歡將小孩的名字取自欣賞的人的名字。像華生第一個孩子叫做

William,第二個孩子叫做James。將兩個名字合起來,就是William James(知

名心理學家,現在被尊稱為美國心理學之父)。而華生的母親與外祖母都是虔誠

的浸信會信徒,其中有一個知名的牧師叫做John Albert Broadus,而Albert B.則

是來自於此。


  其餘的證據則是來自於現代科技進步所賜。取得道格拉斯的照片之後,與華

生所拍攝的影片中的小艾伯特做對照,使用近代的生物識別技術去判定。雖然影

像中的小艾伯特的臉部解析度很差,用肉眼較難辨識是否與道格拉斯相同。但經

過兩位科學家使用臉部辨識技術去判定,確認兩人為同一人。此結果與所有周邊

資料是相符的。

  

  結語


  經過鍥而不捨的追尋,我們總算確認小艾伯特的真實的下落。小艾伯特(或

者說道格拉斯)在完成華生的實驗後不久,即離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之後小艾

伯特一直處於生病狀態,根據道格拉斯的死亡證明,他在三歲時因不明原因而得

了腦水腫,可能是腦膜炎所造成的。之後道格拉斯並未活過疾病的折磨,於1925

年5月10日辭世,走完他短短六歲的一生。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道格拉

斯是否長久受到古典制約的影響,並且從此害怕皮毛物品與巨大噪音(註二)。

 


註二:國家地理雜誌出版的新書《巴夫洛夫的狗:50個改變歷史的心理學實驗》,

其中關於小艾伯特的 文章 就寫錯了。該篇文章所犯下最大的錯誤,就是覺得小艾

伯特必定會長大;而且名字剛好是Albert B.,就以為是小艾伯特(其實從本文的

討論已經知道,小艾伯特六歲時就過世。而小艾伯特只是代號,並不是本名)。

其實我並不會怪罪作者,畢竟,心理學家們研究了90年才破解這個問題。個人

站在良善的立場,幫忙勘誤這件事,希望大家不要被誤導了。另外BBC曾經拍

過一個節目,就是在講追尋小艾伯特的過程。可參見此 影片


參考資料:
1. Beck, H. P., Levinson, S., & Irons, G. (2009). Finding Little Albert: A
Journey to John B. Watson's Infant Laboratory. American Psychologist, 64, 605-614.


2. Watson, J. B., & Rayner, R. (1920). Conditioned emotional reaction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3, 1–14.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略讀過普通心理學的人都知道,行為學派中有三隻神獸三個知名實驗:帕夫

洛夫的狗、華生的小艾伯特與史金納的鴿子。其中,小艾伯特(Little Albert)就

是華生(John Broadus Watson)實驗的個案。華生成功的將古典制約的現象,重

現在人類嬰兒身上。本來小艾伯特是不會害怕小白鼠的。但經由與巨大聲響配對,

只要一看到小白鼠,小艾伯特就哇哇大哭。甚至,還類化到其他有皮毛的物品,

小艾伯特也出現相同的大哭反應。此一研究深刻改變了心理學,行為學派因此奠

立了百年基業。此論文也成為被引用最多次的心理學論文之一(2769次,家人

問我幹嗎跪著看電腦。

  但是小艾伯特參與完這個實驗後沒多久,即不知去向。此事成為心理學中長

久的謎題。如果沒有適當的去制約化(deconditioned),可能小艾伯特後續會深

受此實驗的干擾。那長大後小艾伯特到底會發生什麼事?他在成長的路途上是否

會遭遇到什麼特殊的困難?有沒有因為這個經典的實驗而造成難以磨滅的影響?

先前我在書寫關於華生的文章的時候(請見: 華生的百年奇案 ),也被此一議題

深深所吸引(這也是為何論文永遠看不完的原因,一篇接著一篇,篇篇相連到天

邊)。

wiki.jpg


  在相關論文的指引之下,發現心理學家貝克等人(2009)早已探究過這個問

題了1。在華生完成這個著名的心理學實驗的九十年後,總算順利追尋到小艾伯

特的身世,破解了這個奇妙的難題。以下就以此篇文章為基礎,詳盡的說明到底

心理學家是如何拼湊所有線索與珠絲馬跡,進而發現小艾伯特(這篇文章算是心

理史學偵探故事第二彈,看起來應該登在 故事網站 上,而不是泛科學,不過沒關

係,大家當作跑錯棚好了)。

  

  小艾伯特的背景資訊


  根據華生的紀錄,小艾伯特與母親住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校園中,其母親

是一位奶媽,受雇於大學小兒科的護理之家(Harriet Lane Home(註一))。華

生會挑中他,一方面是因為地緣關係,因為華生的實驗室與護理之家就比鄰而居。

另一方面,小艾伯特是一位健康、少哭、情緒較少的小孩,看起來感覺比較遲鈍,

如果因而進行實驗的話,傷害可能也會比較小。根據研究記載,小艾伯特一共被

實驗了六次,其年齡分別在8個月26天、11個月3天、11個月10天、11個月

15天、11個月20天、12個月21天。雖然不知道為何小艾伯特的母親會答應進

行測試,但財務上的獎勵可能是原因之一。因為只要小艾伯特每次到實驗室,就

可獲得一美金的補貼(換算成2009年的幣值,相當於美金12.36元,折合台幣

約370)。這樣的金錢以當時來看,是非常巨大的。詳細的實驗過程可參閱此 影片

,大家可以看到小艾伯特長什麼樣子,也可以知道他是高加索白人。


  第一次是測試是在小艾伯特8個月又26天所做,當天只是瞭解他對各種物

品的反應,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建立基準線。他對於各種物品都很好奇,如積木、

大理石、蠟筆、火、猴子、狗、兔子、小白鼠等等,並未表現出恐懼反應。但不

知何故,華生延遲了兩個月之後,在小艾伯特11個月又3天大的時候,才開始

正式的實驗。華生使用古典制約的方式,只用七次就成功讓巨大噪音與小白鼠配

對,讓小艾伯特害怕小白鼠,並延伸到類似的事物上,如兔子、狗、皮大衣、聖

誕老人的面具(面具上有毛髮)等物品之上。

  

  華生何時做了該實驗?


  雖然華生與蕾娜在進行實驗時,紀錄了小艾伯特的年紀,但是卻未寫下當時

的日期,以致於我們至今仍無法確切推測小艾伯特的生日。有生日,才能往下追

查出生記錄,才有可能追溯出完整的個體歷史。目前所有的研究者都同意,該實

驗進行的時間點是1919-1920年之間。根據歷史紀錄,蕾娜在1919年6月才從

瓦薩學院(Vassar College,美國知名大學,1861年設立,位於紐約州,一開始建

立時只收女性)畢業。因此,實驗的時間點一定是蕾娜進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就

讀研究所之後,也就是1919年9月30日(此日期是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所留下

的文件中得知)以後的事。


  從華生所留下的書信中得知,1919年10月27日曾去信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校長Goodnow,請求購買錄影膠捲一千英尺,以錄下整個實驗過程。當時需花

費450美元(換算成2009年的幣值,相當於美金5562.73元,折合台幣約18萬

元),以當時大學拮据的預算來看,這是非常巨大的金額。同年11月19日,大

學預算委員會才同意購買此物品。12月5日,華生回信給校長,表達誠摯感謝

之意。若據此推測,進行實驗可能的時間點是1919年12月5日以後的事了。


  但是,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所留下的紀錄可知,拍攝影片的時間點可

能早於12月5日,因為華生在這之前就向校方抱怨,該校速記員並未在實驗中

予以支持(當時速記員除了學校的工作之外,也需在各種實驗中協助實驗或擔任

助手)。因此,華生可能事前已經知道預算必定會通過,因此在感謝校長前就先

購買膠卷並進行實驗了。感謝信可能是事前就已經寫好了,12月5日才發出(

寫書信也可以用排程了,不要懷疑)。所以,由此推測第一次實驗的時間點,可

能落在11/28-12/12之間。若由以上的日期,減去小艾伯特當時的年紀(8個月

26天),小艾伯特的生日最可能落於1919年3月2日至3月16日之間。最後

一次實驗的時間,是在小艾伯特12個月21天大時所做的,往後推測是1920年

3月23日至4月6日之間。

  

  論文是何時發表的?


  有了最後一次實驗的時間點,才能確認與論文出刊的時間是否吻合。華生與

蕾娜所投稿的論文是發在1920年的實驗心理學期刊(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縮寫JEP)2月號2。如果JEP準時出刊,這樣與實驗的時間就有出

入了,論文根本來不及完成。但如果出刊延遲了,那代表這樣推敲出來的實驗時

間點是可信的。當然,我們現在必須明白的是,JEP是1915年創刊,出了兩冊

12期之後,1917年美國就投入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之後,舉全國之力進入戰爭

狀態,心理學家也不例外。等到1918年11月,停戰協議生效後,所有的人員才

復歸原職,華生也是在那時才又回到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工作。若想知道JEP正式

出刊的日期,唯有詢問編輯部才能得知。但很不幸的是,編輯部當然不可能保存

九十年前的資料。追尋多個心理學檔案資料,還是無法得知1920年2月號到底

是何時出刊。僅剩的唯一方法,是去信知名大學的圖書館,詢問到底是何時收到

該期期刊。可想而知,多數大學的資料都早已散佚。但堪薩斯州立大學、哈佛大

學、康乃爾大學仍有紀錄,最早的是康乃爾大學,是在1920年8月23日收到。

這樣的日期,只能看出1920年2月號可能有延遲,但是確切的發行時間點還是

無法得知。


  另外,從華生所留下的書信可知,在1922年12月14日,華生曾經寫信給

Adolf Meyer(知名精神科醫師),信中提到,「這一期總算準時了」。由此一

細小的線索可知,先前每一期都延遲出刊,不然華生不需要在信中特別提到這件

事。再者,依照現存的資料,當時華生為該刊主編,他與蕾娜所刊出的稿子,可

能並未經過匿名審查。因為如果經過審查機制,至少還需要再多好幾個月的時間

(那時整個學術界才剛萌芽,不能用現在標準去看待快要一百年前的事)。


  從上述所談的資料的可知:各大學圖書館所收到的日期、華生寫給Meyer

的信、華生寫給校長Goodnow的信,可以確認JEP前三冊都延遲出刊。雖然寫

是寫二月號,但是實際上印出的日期,可能是之後的事情了(這事其實在台灣應

該還蠻常見的,我們現在都在拖刊了,你說一百年前不拖嗎?)。因此,這樣推

算下來,上述的最後一次實驗日期還是可信的,約略發生在1920年的3月到4

月之間。

 

註一:Harriet Lane Home,美國知名的護理之家,設立的目的是為了照顧失

能的小孩,由Harriet Lane Johnston女士(美國第15任總統James Buchanan

外甥女,並在舅舅擔任總統時,負責第一夫人的工作)所捐助。建於約翰

霍普金斯大學附屬醫院旁,並由醫院負責營運及管理。後來該處也進行小

兒科看診業務,每年診治60000名兒童。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一篇 提到《怪物來敲門》這本書,裡面的青少年主角康納因為現實生活壓
 
力過大,而在夜半時分召喚出怪物來幫忙。我在上文已經分析過,認為這個怪物
 
比較像是惡夢,只存於夢境之中,而不會過渡到真實世界來。但有沒有可能小孩
 
在成長的過程中,真的遇到怪物了(或者台語說的「跨丟鬼」),那個時候大人該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函照登(經該讀者同意)。
 
最近因為學測結束,高中生進入極大焦慮期。很多人想問心理系的出路與發展。
 
她的問題是這樣的:
 
1.在台灣唸○○心理,跟去大陸唸浙大心理,有比較推薦哪一個嗎?(○○是我
為了避免傷害該學校打上馬賽克,不要問我是哪一間)
2.中國現在心理師的出路好嗎?待遇、福利跟工作機會和台灣比起來如何?
3.大陸最近取消心理師的證照,新的制度還未完善,會不會導致就業的困難?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在教學醫院任職的關係,我們日常的工作之一,就是訓練新進人員或研

究所的實習生。每每看到學生在危急狀況之下,反應不夠靈敏、測驗施測錯誤、

工具準備失當、無法適當的應對進退、錯失關鍵時刻,不禁會覺得到底是哪裡出

了問題?

  我們當然懂得,在壓力之下,所有的人都會失常。只是真正的專業人士失誤

率比較少,不會出現顯而易見的錯誤。在高強度的壓力之下,每個人的腎上腺素

都會快速分泌,讓我們處於備戰狀態。但是不要忘了,雖然我們反應速度變快、

力量也會變強,但是伴隨而來最強大的負面效應是我們可能會變呆滯,或者判斷

錯誤。學生們經常詢問我們到底怎麼辦到的、如何反應得宜,我們常常回答的玩

笑話是:「沒什麼,我只是不會變呆而已!」醫療人員像許多高壓場域的工作人

員一般,都是要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做完該做的事。在過去森林大火歷史中,曾

經出現過一則事件,大大的改變了森林救火的方式。在1949年8月5日,在美

國蒙大拿州國家森林領地中當消防隊長的Wag Dodge(以下簡稱道奇先生),收

到通知說森林中出現大片野火,請消防隊盡快過去協助滅火。當他帶領16個消

防隊員爬上山頂的時候,才發現野火已經不可收拾,不是這樣少的人力可以處理

的。況且最危急的是,當時因為風勢的關係,野火正往他們的方向走。所有的人

一見到這樣的情景,只能拔腿往後跑。但是道奇先生知道人跑得再快也無法跟野

火蔓延的速度比賽,他當下做出的決定是先將手上的火柴點燃,將自己腳下的草

地先燒過一輪,接著躲在這個已經燒過的地方。所有的東西無法重複燒兩遍,野

火雖然速度超快,但是已經燒過的東西不會再燒第二次,道奇先生因為這樣躲過

一劫。其餘往後奔逃的15名隊員,最後只有兩人生還1。因此,在生命危急時刻,

如何讓自己判斷正確、不要變得呆滯變得異常重要。


  在戰場之下,軍隊救護人員同樣面臨巨大的壓力。「所有講究精準的任務,

在高度壓力下都會失焦,槍法亦然。一般警察平日打耙的擊中率在百分之八十五

到九十二之間,但若是真實狀況中交火,擊中率就僅剩下百分之十八。」2在現

實戰爭中,動脈大量失血不用兩分鐘,人的心臟就會流失三公升的血液。這是會

致命的流失量。在非常嚴酷的緊急創傷狀態,傷勢越嚴重,能穩定傷患的時間就

越短。時間越短,後果就越嚴重。壓力越大,就越可能犯錯。在2010年,有一

篇系統性回顧研究,討論壓力如何影響外科手術的表現,發現主要的壓力源是腹

腔鏡手術、流血、分心、時間壓力、複雜程序、機械故障,這些都會形成負面影

響,可能讓表現變差、溝通能力下降、臨場下判斷的能力減弱(註)。這些壓力

源與其他高壓場域都是類似的,像是分心、時間壓力、複雜程序、機械故障等等,

每一個高壓環境都可能出現,在這些地方工作,就是幾乎天天要面對這些讓人毛

髮直豎的事。


  要解決上述困境,最好的方法只有兩個,一為壓力預防(stress

inoculation),一為反覆練習。我們帶領新手也是如此:在真實的個案之下,反

覆練習。練習久了,自然可以將相關技巧純熟到完全自動化。也就是即使面對的

個案們不願意配合,不停地插話、搶東西、看旁邊、站起來、踢椅子、踢桌子、

玩衣服、扭動身體、跪坐在椅子上、突然大聲唱歌或發出怪聲音,在此巨大壓力

之下,還是可以完成任務。


  當一個臨場的醫療人員,就是要能談笑風生。就算是面臨艱難的情境,還是

可以做到最低要求,把巨大壓力(stressed)化成甜點(desserts),吃得一乾二淨!

(Stressed is just desserts if you can reverse,把Stressed倒過來拼,就是

desserts。這是一種譬喻,不是真的要去大吃特吃。不過你看大家體重越來越重,

就知道壓力有多大了。


  註:這裡與《不為人知的敵人》中所述略有不同。在書中第110頁,這裡有
一個翻譯問題,原始論文是說回顧了22篇文章,之後做成系統性研究回顧。但
翻譯誤翻成「二十二項手術室壓力危機下效應研究」。其實並不是「項」,而是
「篇」。歸納到最後只有六項壓力源而已,意思不太一樣。我把正確的文獻資料
附在下面。
ㄝ,我沒有要找出版社麻煩,大方承認錯誤就好。


參考資料:
1.Mann Gulch Fire. (2017, June 24). In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Retrieved September 1, 2017, from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nn
Gulch Fire

2.廖世得(譯)(2017)。不為人知的敵人:科學家如何面對戰爭中的另類殺
手(Mary Roach)。新北:八旗文化。

3.Arora S, Sevdalis N, Nestel D, Woloshynowych M, Darzi A, and Kneebone R.
The impact of stress on surgical performance: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Surgery. 2010 Mar;147(3):318-30,e1-6.
doi: 10.1016/j.surg.2009.10.007. Epub 2009 Dec 14.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些日子揭曉的是每年科學界的年度盛事:搞笑諾貝爾獎。每次我們都很想

知道到底科學家又做出哪些異於常人的實驗或研究。今年揭曉的名單在 這邊 ,認

知科學組此次得獎的作品是關於雙胞胎的議題:同卵雙胞胎在自我臉孔辨識上並

無優勢,也深深吸引我這個養育同卵雙胞胎多年的家長(沒圖沒真相,真相在 這裡 )。

 

  為何自我臉孔辨識是這麼重要的一件事,主要是心理學相關研究如行為科學、

神經心理學、發展心理學、認知神經科學都一致認為,要先認識自己的臉,才能

建立自我意識,這也行塑人類之所以為人非常重要的事 (這也是我個人認為人

工智慧尚未發展出自我意識的理由也在這裡,詳情請見: 《攻殼機動隊》

中機器人可能面臨的困 )。從過去的研究可以知道,同卵雙胞胎在自

我意識的建立上可能會遇到困難,因為他與另一個雙生子共享生理上所有的特徵

。一般小孩大約兩歲就能通過鏡子測試(註一),但同卵雙胞胎要花比較長的時

間才能辨識出自己。過去多數的研究都停留在幼兒之上,目前對於同卵雙胞胎之

成人並無正式之實徵研究。這是這篇論文的重點之一。


    另外,此研究另一個重心在於,人格特徵會影響我們的臉孔辨識能力。外向

的人比起內向的人,可以認得出比較多人臉。低臉孔辨識與社交恐懼是成正相關

的。因此,這個研究的第二個假設是探討依戀形式(人格特徵)是否會影響同卵

雙胞胎之臉孔辨識能力。

圖一(圖片來源:Martini M. et al., 2015.).png


    此研究的受試者找來的實驗組一共有十組同卵雙胞胎(也就是有20人),控

制組10人。為了將混淆變項降到最低,所有控制組的受試者都是同卵雙胞胎的

好友或親戚,與同卵雙胞胎每天皆有互動,且至少認識三年以上。所有受試者都

是高加索白人。刺激照片是請所有受試者以黑色為背景,用中性表情、在沒有化

妝的狀況下,拍下灰階照片(簡單的說就像證件般的黑白大頭照)。所有的照片

經過後製,呈現出直立與倒立之照片各一。每個受試者看自己的照片時,是呈現

出鏡子中的影像(也就是左右相反,這是為了顧慮熟悉度,需與大腦中的影像相

符)。實驗程序是這樣做的:每一個測試會先出現一個白十字(一秒),接著快速

閃現出照片(30毫秒),最後就要盡快回答照片是誰(只有三個選項:自己、同

卵雙胞胎中的另一人、朋友。詳細照片之呈現與實驗程序見圖一)。另外,在實

驗之前,所有的參與者皆須填寫依戀風格量表(Attachment Style Questionnaire;

ASQ)、視覺分析量表(Visual Analogue Scale; VAS,這是為了瞭解每一張照片

在生理上是否相似)。


    結果非常有趣。在快速呈現之下,同卵雙胞胎在自我臉孔辨識作業上並無優

勢。也就是說,若跟同卵雙胞胎中的另一人的臉孔相比,很容易混淆。同卵雙胞

胎在生理上長得越相似,就越無法分辨彼此。但是同卵雙胞胎在辨識自己與另一

個同卵雙胞胎的照片時,還是比控制組好。若從大腦傳輸的角度來看,同卵雙胞

胎的臉孔在電生理上共享許多相同的特徵,以致於讓大腦無法快速的區辨出來。


    至於第二個假設,缺少自我臉孔優勢確實可由人格特徵來預測。若是不安全

的依戀風格的同卵雙胞胎,區辨自己與另一個手足的臉孔的能力較弱。不安全的

依戀風格確實會影響自我臉孔之再認。如果在依戀關係中,呈現焦慮和依賴的方

式,就傾向過度在意與他人維持關係,並覺得自己不被賞識,且在身體上會過度

緊貼依戀對象。這一群人較為擔心他們的關係,因為他們害怕被拋棄,自己也無

法應付這樣的狀態。同卵雙胞胎中,如果呈現焦慮的依戀形式的話,會降低正向

的自我概念。從這裡可以知道,自我臉孔辨識能力與社交焦慮程度呈現負相關,

高社交恐懼的人,其臉孔辨識能力確實較弱。當然,此研究還是有很多限制的,

包含受試者人數過少、人種只侷限於高加索白人,在研究結果的解釋與推論上還

是要特別小心。


    乍看此研究,從我個人養育同卵雙胞胎的經驗就可以知道,這樣的研究會做

不出來。因為我們家孩子現在已經四歲多了,當我們一起看兩歲以前的照片,如

果沒有外在線索的話,也經常無法分辨彼此。如果像實驗中只呈現出30毫秒的

黑白照片,我們肯定看不出來誰是誰。回想妻子懷孕的歷程,我們的產科醫師非

常有經驗,初期超音波一掃立馬就知道是單絨毛膜雙羊膜腔(也就是同卵雙胞胎

的意思),馬上轉頭恭喜我,中大獎了,要記得去買樂透。接著拿出教科書開始

說明,這樣的機率大約千分之一。我們一開始得知此事時也是異常擔心,會不會

同一個小孩餵了兩次奶?洗了兩次澡?但很幸運的是,出生之後,某個小孩在臉

上隱微之處,有一顆小痣,等同帶了姓名貼來到世上。雖說如此,但我們還是常

常誤認。在外在線索不明顯的時刻,如洗澡、睡著、跑給你追的時候,根本常常

認錯人。辨識作業對於外人更是艱難,路人、許久沒見面的親戚經常認不出她們

(註二),即使是最熟悉、每天跟她們見面的幼稚園老師也經常搞混她們兩個,

學習檔案中放的照片常常是張冠李戴(因為真的長得很像)。先前老師分享給我

們的方法是認衣服,但我們的養育樂趣之一就是讓他們穿得一模一樣以捉弄別人。

有的老師是說可以聽聲音,一個音頻較高,一個音頻較低;有的老師是說可以看

個性,一個活潑好動,一個沈著冷靜。至於自我意識的呈現上,個人認為毫無減

損。或許她們無法在照片中辨識出這是不是自己,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她們可是

分得非常清楚的,時時刻刻展現出寸土不讓的決心。這是我看完這篇2017年搞

笑諾貝爾獎認知科學組的得獎作品後,小小的心得感想。



註一:在 1970 年,知名的心理學家小蓋洛普(Gordon Gallup Jr.)發明出一

種測量自我意識的方式:「鏡子測試」(Mirror test):在動物麻醉之後,在他們

的臉上點上一個紅點,等到他們醒來,再將該動物放在鏡子前面。如果動物可以

從鏡子中,認出自己的臉上多出一個紅點,就表示他們可以認出自己。目前只有

少數物種可以通過該測試,如人類、大型類人猿(黑猩猩、大猩猩)、鯨魚、海

豚、亞洲象等等。幼兒要大約 20 至 24 個月才能理解該測試,也才逐步發展出

自我概念。


註二:同卵雙胞胎父母最常被問的排行榜第一名的問題,我一併寫在這裡,不要

再來問我了。「同卵雙胞胎是自然的?還是做的?」如果有點生物學知識就可以

知道,同卵雙胞胎是因為受精之後,受精卵在母體之內才分裂的。人為幾乎不可

能干擾這件事情。所以一切都是機率,我們只是丟出一顆骰子,然後它轉到了同

卵雙胞胎那一面而已。我將過去育兒的心得,用比較科學的方式,寫成專書—

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來看看。



參考資料:
Is That Me or My Twin? Lack of Self-Face Recognition Advantage in Identical Twins

林希陶(2016)。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台北:新手父母。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當初,《攻殼機動隊》1995年在台灣上市,那時對於幼小心靈的我,造成
 
了多麼巨大的衝擊。書我到現在還留在身邊,舊版的書只有前面七話,比新版的
 
書薄了許多(圖一)。當時看完書的第一感想是,「如果有這樣的世界還真好,接
 
一根電線就可以將知識都傳進來了,YA,不用唸書了,大家現在念得要死要活的
 
是怎麼樣。」這是深受聯考荼毒的考生,最深刻的感受。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知名心理學家華生(John Broadus Watson),對於學過普通心理學的大學生
 
而言,是必然會認識的行為學派創始人。他所的實驗非常有名,大家應該都可以
 
琅琅上口:他用古典制約的方式,將巨大聲響與小白鼠配對,進而讓小艾伯特
 
(little Albert)看到小老鼠就會大哭。他將帕夫洛夫的狗,成功的轉移到人類身
 
上。因而立下了行為學派的百年基業,至此不衰。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於嬰幼兒在睡覺過程中發生意外一事,不時的會在台灣的社會出現 1 。個
 
人覺得相當有必要針對此一問題好好討論一番,以減少嬰兒猝死(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 SIDS)發生的機率。
 
 
  如果家長真的沒空把這一大篇文章看完。個人可以先說結論,就是不要趴睡、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網路霸凌與一般霸凌最大的不同,在於網路使用的特性。所有行為的發生地

都是在網路上,所使用的捉弄手段與現實世界也不同(真實世界的狀況可參考電

影《聲之形》,以及先前的讀後感: 淺談《聲之形》中的霸凌與特殊教育

。網路上所使用的是關於網際網路所延伸出來的方法,如電子郵件、訊息、貼圖、

貼文、貼影片、社交軟體(FB、Line、Wechat)等等,再運用惡意手段,將人肉

搜索出來的個人資料,反覆、強烈的散布於各種訊息交換場域。因為是網路的關

係,一散播出去,就是全世界都知道了,怎麼刪都刪不掉。惡毒的言論、照片、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只要有養育過小孩的家長都知道,幼兒(兒童)或多或少都有偏食或挑
 
食問題。但要好好談論這件事情之前,我們大人要先捫心自問,我們是不是
 
也挑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飲食偏好,我們改善了嗎?我們下定決心要吃青
 
椒、茄子、蔥花、香菜、芹菜、大蒜、韭菜等等所有我們不想吃、不願意吃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部關於霸凌的電影,真實到令人不忍卒睹。女主角硝子因為天生的聽
 
覺障礙,而遭受班上同學有意無意的長期漠視與欺負,最後形成巨大的心理陰影,
 
認為自己是多餘的存在,唯有自殺才能解脫(註一)。
 
  
(以下有雷,請自行迴避)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異星入侵》(Arrival)主要是描述外星人突然降臨地球,毫無緣由的突然

出現,世界各國對於此一狀況倍感困擾,但又無計可施。因為對方只是停在那邊,

不戰、不降、不走,也不說話,列強們不知如何反應,只好委託語言學家Louise

Banks 和物理學家Ian Donnelly來看看能怎麼跟外星人溝通或互動?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剛開年,去看了《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這是一部

憂傷的電影,但又覺得它拍得非常棒,絕對值得五顆星的推薦。如果還在猶豫有


什麼奧斯卡等級的電影還沒有追,記得可以去看這一部。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最近的婚姻平權的論戰之中,其中有一群家長抱持著「子女教育,家長決

定」的概念,他們覺得應當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小孩要受什麼樣的教育。當然,他

們目前關切的重點在於性教育議題,只要學校沒有教,子女就不會學。殊不知自

己的小孩可能已經透過各種媒體(如電視、電影、網路、雜誌、音樂)學到更多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近來,嬰幼兒游泳課程成為新手父母的新風潮,很多朋友當了家長之後也讓

自己的孩子參與其中。關於這樣的流行,我個人也曾經動搖過,但由於養育雙胞

胎過於疲累,我們總是慢上別人很多拍,再加上自己也是困惑居多,也就沒有真

的採取行動。我們頂多就是去游泳池旁的嬰兒池,讓小孩玩玩水罷了。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於美中台,我個人的看法一直是這樣的,我們對空鳴槍贏的機率最大。但

所謂對空鳴槍不是什麼都不做,而是要讓美中自己去捉對廝殺。


---
    博奕論(The theory of Games)是數學在下棋和撲克牌之中所建立的。

人類由此知道如何刻畫策略與計謀,也因而成為戰爭世界中的墊腳石。最簡

單的應用,是一個「三人決鬥」的例子。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的名字》為日本動畫導演最新力作,在日本引起巨大的觀影人潮,日前

票房已經接近兩百億日元;在台灣也成為史上最賣座的日本動畫電影。故事主要

陳述男主角瀧與女主角三葉,因為不知名原因在睡覺時刻靈魂交換,進而交織出

動人的愛情故事。


  當然,我不反對科幻浪漫動畫的描繪,如果事情可以成真,妳想要跟誰交換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一篇提到《怪物來敲門》這本書,裡面的青少年主角康納因為現實生活壓

力過大,而在夜半時分召喚出怪物來幫忙。我在 上文 已經分析過,認為這個怪物

比較像是惡夢,只存於夢境之中,而不會過渡到真實世界來。但有沒有可能小孩

在成長的過程中,真的遇到怪物了(或者台語說的「跨丟鬼」),那個時候大人該

怎麼辦?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怪物來敲門》是派崔克‧奈斯(Patrick Ness)於2011年出版的青少年

小說(雖然此書被歸為童書類,但應為12歲以後的青少年來閱讀較為適合,當

然成年人來看也沒問題)。此書懸疑性夠,張力大,不只得到童書界的大獎,也

因為故事曲折離奇,後來改編成特效性十足的電影( 預告片在這裡 ),最近

即將在台灣上映。在上映之前,也許可先就書的內容作一些專業方面的討論,增

加兒童心理治療的相關知識,或許可讓觀影經驗更為深化充實。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