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揭曉的是每年科學界的年度盛事:搞笑諾貝爾獎。每次我們都很想

知道到底科學家又做出哪些異於常人的實驗或研究。今年揭曉的名單在 這邊 ,認

知科學組此次得獎的作品是關於雙胞胎的議題:同卵雙胞胎在自我臉孔辨識上並

無優勢,也深深吸引我這個養育同卵雙胞胎多年的家長(沒圖沒真相,真相在 這裡 )。

 

  為何自我臉孔辨識是這麼重要的一件事,主要是心理學相關研究如行為科學、

神經心理學、發展心理學、認知神經科學都一致認為,要先認識自己的臉,才能

建立自我意識,這也行塑人類之所以為人非常重要的事 (這也是我個人認為人

工智慧尚未發展出自我意識的理由也在這裡,詳情請見: 《攻殼機動隊》

中機器人可能面臨的困 )。從過去的研究可以知道,同卵雙胞胎在自

我意識的建立上可能會遇到困難,因為他與另一個雙生子共享生理上所有的特徵

。一般小孩大約兩歲就能通過鏡子測試(註一),但同卵雙胞胎要花比較長的時

間才能辨識出自己。過去多數的研究都停留在幼兒之上,目前對於同卵雙胞胎之

成人並無正式之實徵研究。這是這篇論文的重點之一。


    另外,此研究另一個重心在於,人格特徵會影響我們的臉孔辨識能力。外向

的人比起內向的人,可以認得出比較多人臉。低臉孔辨識與社交恐懼是成正相關

的。因此,這個研究的第二個假設是探討依戀形式(人格特徵)是否會影響同卵

雙胞胎之臉孔辨識能力。

圖一(圖片來源:Martini M. et al., 2015.).png


    此研究的受試者找來的實驗組一共有十組同卵雙胞胎(也就是有20人),控

制組10人。為了將混淆變項降到最低,所有控制組的受試者都是同卵雙胞胎的

好友或親戚,與同卵雙胞胎每天皆有互動,且至少認識三年以上。所有受試者都

是高加索白人。刺激照片是請所有受試者以黑色為背景,用中性表情、在沒有化

妝的狀況下,拍下灰階照片(簡單的說就像證件般的黑白大頭照)。所有的照片

經過後製,呈現出直立與倒立之照片各一。每個受試者看自己的照片時,是呈現

出鏡子中的影像(也就是左右相反,這是為了顧慮熟悉度,需與大腦中的影像相

符)。實驗程序是這樣做的:每一個測試會先出現一個白十字(一秒),接著快速

閃現出照片(30毫秒),最後就要盡快回答照片是誰(只有三個選項:自己、同

卵雙胞胎中的另一人、朋友。詳細照片之呈現與實驗程序見圖一)。另外,在實

驗之前,所有的參與者皆須填寫依戀風格量表(Attachment Style Questionnaire;

ASQ)、視覺分析量表(Visual Analogue Scale; VAS,這是為了瞭解每一張照片

在生理上是否相似)。


    結果非常有趣。在快速呈現之下,同卵雙胞胎在自我臉孔辨識作業上並無優

勢。也就是說,若跟同卵雙胞胎中的另一人的臉孔相比,很容易混淆。同卵雙胞

胎在生理上長得越相似,就越無法分辨彼此。但是同卵雙胞胎在辨識自己與另一

個同卵雙胞胎的照片時,還是比控制組好。若從大腦傳輸的角度來看,同卵雙胞

胎的臉孔在電生理上共享許多相同的特徵,以致於讓大腦無法快速的區辨出來。


    至於第二個假設,缺少自我臉孔優勢確實可由人格特徵來預測。若是不安全

的依戀風格的同卵雙胞胎,區辨自己與另一個手足的臉孔的能力較弱。不安全的

依戀風格確實會影響自我臉孔之再認。如果在依戀關係中,呈現焦慮和依賴的方

式,就傾向過度在意與他人維持關係,並覺得自己不被賞識,且在身體上會過度

緊貼依戀對象。這一群人較為擔心他們的關係,因為他們害怕被拋棄,自己也無

法應付這樣的狀態。同卵雙胞胎中,如果呈現焦慮的依戀形式的話,會降低正向

的自我概念。從這裡可以知道,自我臉孔辨識能力與社交焦慮程度呈現負相關,

高社交恐懼的人,其臉孔辨識能力確實較弱。當然,此研究還是有很多限制的,

包含受試者人數過少、人種只侷限於高加索白人,在研究結果的解釋與推論上還

是要特別小心。


    乍看此研究,從我個人養育同卵雙胞胎的經驗就可以知道,這樣的研究會做

不出來。因為我們家孩子現在已經四歲多了,當我們一起看兩歲以前的照片,如

果沒有外在線索的話,也經常無法分辨彼此。如果像實驗中只呈現出30毫秒的

黑白照片,我們肯定看不出來誰是誰。回想妻子懷孕的歷程,我們的產科醫師非

常有經驗,初期超音波一掃立馬就知道是單絨毛膜雙羊膜腔(也就是同卵雙胞胎

的意思),馬上轉頭恭喜我,中大獎了,要記得去買樂透。接著拿出教科書開始

說明,這樣的機率大約千分之一。我們一開始得知此事時也是異常擔心,會不會

同一個小孩餵了兩次奶?洗了兩次澡?但很幸運的是,出生之後,某個小孩在臉

上隱微之處,有一顆小痣,等同帶了姓名貼來到世上。雖說如此,但我們還是常

常誤認。在外在線索不明顯的時刻,如洗澡、睡著、跑給你追的時候,根本常常

認錯人。辨識作業對於外人更是艱難,路人、許久沒見面的親戚經常認不出她們

(註二),即使是最熟悉、每天跟她們見面的幼稚園老師也經常搞混她們兩個,

學習檔案中放的照片常常是張冠李戴(因為真的長得很像)。先前老師分享給我

們的方法是認衣服,但我們的養育樂趣之一就是讓他們穿得一模一樣以捉弄別人。

有的老師是說可以聽聲音,一個音頻較高,一個音頻較低;有的老師是說可以看

個性,一個活潑好動,一個沈著冷靜。至於自我意識的呈現上,個人認為毫無減

損。或許她們無法在照片中辨識出這是不是自己,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她們可是

分得非常清楚的,時時刻刻展現出寸土不讓的決心。這是我看完這篇2017年搞

笑諾貝爾獎認知科學組的得獎作品後,小小的心得感想。



註一:在 1970 年,知名的心理學家小蓋洛普(Gordon Gallup Jr.)發明出一

種測量自我意識的方式:「鏡子測試」(Mirror test):在動物麻醉之後,在他們

的臉上點上一個紅點,等到他們醒來,再將該動物放在鏡子前面。如果動物可以

從鏡子中,認出自己的臉上多出一個紅點,就表示他們可以認出自己。目前只有

少數物種可以通過該測試,如人類、大型類人猿(黑猩猩、大猩猩)、鯨魚、海

豚、亞洲象等等。幼兒要大約 20 至 24 個月才能理解該測試,也才逐步發展出

自我概念。


註二:同卵雙胞胎父母最常被問的排行榜第一名的問題,我一併寫在這裡,不要

再來問我了。「同卵雙胞胎是自然的?還是做的?」如果有點生物學知識就可以

知道,同卵雙胞胎是因為受精之後,受精卵在母體之內才分裂的。人為幾乎不可

能干擾這件事情。所以一切都是機率,我們只是丟出一顆骰子,然後它轉到了同

卵雙胞胎那一面而已。我將過去育兒的心得,用比較科學的方式,寫成專書—

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來看看。



參考資料:
Is That Me or My Twin? Lack of Self-Face Recognition Advantage in Identical Twins

林希陶(2016)。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台北:新手父母。

文章標籤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