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連著去了幾次災區。


  每次去回來就是感嘆,總覺得參與救災的人,背後的動機相當可議。災民們

還要配合救災者的需求,真不曉得誰才是受災戶?


  會有這樣的喟嘆不是沒有緣故的。我第一次參與,是去和春技術學院的旗山

nt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